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一个3000万元民事判决的10个致命疑窦  

2011-12-20 10:21:10|  分类: 原发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杰人

 

一个3000万元民事判决的10个致命疑窦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岁末年终,正是各地生意人最忙碌的时候,结账、讨债、总结、规划、感谢、应酬,这些必不可少的功课,是中国商人年复一年必须重点操练的。不过在2011年12月19日,一个湖南籍的56岁女商人却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北京南苑机场,她叫方爱华,此番进京,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为了上访告状。

就在10天之前,方爱华接到邵阳市中级法院的一份一审民事判决书,作为该案的被告,方爱华被判令向原告罗×梅支付所谓“合伙利润”1980万元,并按月息2%的标准承担3年的利息1400多万元,以及该案的诉讼费、鉴定费等16万余元。

“无中生有的事情,法院竟然也敢这么判,这次我算是真正领教了司法黑暗的厉害。”方爱华举着手中的一大叠材料,愤愤地连说了三个“荒唐!”

 

从天而降的诉讼

 

2011年元旦刚过,方爱华突然接到邵阳市中级法院的电话,称有人以“合伙协议纠纷”为由将她告上了法院,索要1980万元欠款和利息。

毫无心理准备的方爱华急匆匆地赶到法院才知道,原来,是她认识已久的生意场上的朋友罗×梅诉她欠债不还。让方爱华惊诧的不只是罗×梅起诉她,而是起诉她的理由和依据。

根据罗的说法,早在2008年,罗、方之间签署了一份《利润分配协议书》,双方约定,围绕一个名叫“武冈市粮油大市场”房地产项目的开发,方同意在2008年12月30日前,将开发该工程剩余的利润分给罗1980万元,或者用该项目第二层整层的商铺(约12000万平米)充抵。

所谓“武冈市粮油大市场”,其实是方爱华2005年在邵阳下辖武冈市开发的一个房地产项目。2005年8月11日,方爱华、肖体云、罗×梅、刘忠武、刘利群等5人集资4560万元,拍得武冈粮食局一块2.57万平米的土地,按政府要求以“粮油市场”名义进行商业开发。

有关资料显示,前述5人当时以合伙形式参与这个项目,各人出资额不等,对外由罗×梅代表出资人签署买地协议、办理手续等。

拍下这块地后,5人之间合作发生了问题,为顺利开发,5个投资人作出承包决议并签订了《项目开发协议书》,协议约定,由方爱华单独承包这个项目的开发,向全体股东上交2000万元利润并由股东们按投资比例分红。

协议还约定,承包之后,方爱华自主经营,任何人不得干涉,股东还有责任无条件积极协助方做好开发工作,并在面临政策性风险和不可抗因素时共担风险。

方爱华告诉记者,除了这份5个股东共同签署的承包书,她没有再就此承包事宜和任何人签订过任何合伙或合作开发协议。

“看到那份起诉书和罗列的依据,我的头当时就感觉像炸了一样嗡嗡作响。”方爱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从没和罗×梅单独签过什么合伙协议,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糊弄法官的。”

但时过一年之后,方爱华已经不再认为那是罗×梅糊弄法官,而是坚信那就是邵阳中院法官和罗×梅相互勾结“糊弄法律”并“欺负老百姓”。

 

蹊跷的“承诺书”

 

罗×梅起诉方爱华欠钱的依据之一,是向法院提交的前述《利润分配协议书》,罗×梅在其起诉意见和向法院的陈述中称,在方爱华承包了前述房地产项目之后,又单独和罗达成了合伙协议,约定在向全体股东上缴2000万利润后,多余利润再由两人对半分。

但除了这份被方爱华坚决否认的《利润分配协议书》,罗×梅并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证明罗、方之间存在合伙关系的真正意义上的合同,而罗×梅的理由是,方爱华还曾就此向她写过承诺书。

记者从有关诉讼材料中看到,罗×梅所述“承诺书”,是方爱华单方写在一张便签纸上的几句话,其大意是:愿意将多余利润和罗×梅各得50%,但条件是罗×梅做会计、管理工人。

中共十七大代表、湖南最有名望的律师之一翟玉华看过此“承诺书”之后认为,因为缺乏双方签署,这完全算不上是一份合同,顶多算是合同要约,即便法院勉强认为它具有合同效力,它也明确附有生效条件,而所有证据都能证明,罗×梅自始至终并没有参与方爱华所承包的这个项目的投资、管理或其他合伙行为,也没有如“承诺书”所说担任会计和管理工人。“既然所附条件没有满足,法院岂能认定它的合同效力?”翟律师非常不解。

 

违反常识的“协议书”

 

除了这份蹊跷的“承诺书”,更让人惊讶的是罗×梅所提供的前述《利润分配协议书》中的诸多可疑细节,记者简单翻阅诉讼材料,即可看出不少明显的漏洞。

首先,这份协议书没有双方的签名,从表面看只有手印。根据《合同法》第32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方爱华告诉记者,她从事生意这么多年,包括在开发武冈这个项目过程中,真正参与订立的合同,“绝对都有自己的签名”。

“我又不是文盲,深知签名伪造难,凭什么要按手印而不签名呢?这既不符合法律规定,也不符合实际。”方爱华说。

其次,现有司法鉴定表明,这份协议书中方爱华的手印为其左手拇指倒按。“先别说司法鉴定结果的对错,就算是我的手印,一份这么严肃的、涉及几千万元的合同,我怎么可能用左手倒按呢?”方爱华反问道。

工商管理专家李文博士分析认为,如果是真协议,方爱华完全没有必要倒按左手拇指代替签名,而罗×梅作为一个资深商人,也不会同意协议另一方以不符合常规的按指印方式来代替签名签订协议,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第三,该协议书记载,方爱华和罗×梅是作为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按手印的,除了手印,还有两家公司的印章。但看过协议书原件的律师和当事人告诉记者,从肉眼看就可以发现,那份协议是先盖方爱华所在公司的公章再打印。刑侦专家告诉记者,这就 “不排除先在空白纸上盖章再根据需要打印内容的伪造可能性”。

翟玉华律师认为,即便相信这份协议的真实性,那么,也应该是两家公司的纠纷,不理解邵阳中院为什么连法人和自然人的主体之别都分不清,居然让不是合同主体的方爱华成了被告并且判她败诉。

第四,从协议书表面来看,方、罗所按手印色彩不一致,清晰度差别太大。围绕上述问题,方爱华曾申请法院进行鉴定,包括鉴定手印的真伪、公章和文字形成的次序,但被法官拒绝。后来,方通过投诉,法官勉强答应了鉴定请求,但条件是必须由法官制定的鉴定机构进行。对此,方爱华一直不相信鉴定结论。

更大疑点还在于,早在罗×梅起诉前的2009年3月7日,方爱华应罗之邀前往武冈并下榻于湘汇宾馆429房间,3月9日,三名操当地口音的陌生男子突然来到方爱华的房间,用凶器将方爱华的头部打破致其昏迷,事后发现,昏迷后的方爱华倒在地上,左手被反向扭着向上方,但歹徒没有劫走任何财物。此案经武冈警方勘察现场,调取录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图像,但一直未破案。方爱华怀疑,前述协议书很可能是有人事先策划的一场阴谋,其目的不是劫财,而是强取指纹。

方爱华告诉记者,前述“协议书”记载,该“协议书”是在“武冈粮油大市场项目工程接近尾声”之际,经方、罗进行框算后签订的。而实际情况是,在该“协议书”签订日期2008年8月19日,工程项目刚刚得到银行贷款,还处于开发过程的前期,根本不是什么“接近尾声”,也未经任何“框算”。

“协议书”另一条可疑内容是,该“协议书”称项目开发的利润已由方爱华“按每股的投资比例分红到位”。而实际情况是当时工程尚处开发前期,根本未到分红时,也根本没有分红。

仔细观察还可发现,“协议书”约定,如果1980万元的利润没有现金支付,亦可将武冈粮油大市场的第二层整层给罗×梅抵款。而根据罗自己向法院提交的证据,她自认该商铺价值4400多万元。用4400多万元的房产充抵1980万元的现金,稍有常识的人也不会签署这种不平等条款。

“协议书”记载,如果作为乙方的方爱华向甲方罗×梅付清1980万元,要“开具收款收据给甲方”。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如果真的是方爱华作为乙方向甲方罗×梅付款,应该是罗×梅开具收款收据给乙方而不是方爱华开具收款收据给甲方。律师认为,这种完全相反的事实表述,绝不可以“笔误”为由搪塞,而是罗×梅造假时的漏洞显露。

旁听过一审的当地一位市民告诉记者,在庭审中,当方爱华追问罗×梅,“协议书”是在哪里签订?在哪里交给她的?经过什么“框算”?谁“框算”的?“框算”的文书何在?面对这些问题,罗×梅答不上来,被问急了,竟然当庭编造谎言,称“协议书”是在某工程项目部办公地点交给她的,但现有证据证明,罗说的这个地方竟然不存在。

 

清晰的犯罪嫌疑

 

忙乱之中,方爱华发现了罗×梅及其妹妹罗×琼另外的一些可疑点,经过调查方爱华确信,罗×梅曾指使其外甥伪造方公司的印鉴,此事被武冈市公安局初查基本确定,罗的外甥亦因此被警方抓获。

更让方爱华震惊的是,作为该项目的合股人之一、当地知名商人、湖南省人大代表肖体云告诉方爱华并向警方证实,罗×梅在提起诉讼前,曾邀肖一起要挟方爱华,“搞到的钱分几百万”给肖体云,这一提议被肖当场拒绝。

联想到此前在武冈被莫名入室打昏,并鉴于罗×梅编造虚假协议,并通过司法诉讼的方式,企图诈骗他人钱财的证据比较充足,2011年2月28日,方爱华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追究罗×梅涉嫌巨额诈骗犯罪的刑事责任。

武冈市警方经侦大队经过一段时间侦查,向局领导出具了初查报告,该报告称:罗×梅、罗×琼等人“从绑架到伪造合同到打官司,关联分析这可能是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团伙犯罪”。初查报告建议,将此案与之前已经立案的方爱华被入室绑架案并案,并由刑侦部门侦查。

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份初查报告并没有得到武冈公安部门的重视,截止记者发稿时,武冈警方亦未对罗涉嫌犯罪的行为立案侦查。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40岁的罗×梅在武冈当地耕耘日久,各类关系非常深厚,加上其本人风姿绰约,特别善交际,很多官场人士与其关系不错,“想查她,太难了。”

 

荒唐的司法判决

 

在向公安部门报案请求侦查的同时,方爱华也开始积极准备诉讼,并提出了很多强有力的证据。这些证据的最核心作用,就是能够证明方爱华和罗×梅之间,并没有另外的合伙、合作协议,罗×梅也没有另外的投资行为或者其他实际合伙行为。

但在该案的一审过程中,满以为“假的真不了”的方爱华,隐约感到不对。首先是有多次,方爱华和其朋友都发现,该案的审判长郭某的警用专车总是莫名停放在罗×梅开设的宾馆门前,有时候车子甚至在那里过夜。为此,方特意拍下了照片。

在开庭前,方爱华要求对罗×梅所提供的前述“协议书”进行真伪鉴定,但郭姓法官一开始就以“超过举证期限”为由拒绝准许。而实际上,方爱华在得知有这份“协议书”的当天就提出要鉴定。

经过一番向领导和有关部门申诉,在邵阳当地一位主要领导的过问下,法官好不容易同意了方爱华的鉴定请求,但规定必须只能由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此后的鉴定结果不出方爱华和律师所料——认定指印是真的,公章是在打印文字之后才盖上去的。不过,对于方爱华所提出的要求鉴定两个指印是否同一盒印泥、协议书的打印时间和协议记载时间是否一致,法官还是没有同意。

庭审中,当方爱华要求出示公安机关的刑事初查报告,以证明该案存在重大伪造证据和刑事犯罪嫌疑时,被郭姓法官言辞喝止,不许其提交。

翟玉华律师解释说:“债权的依据,必须是真实存在发生债权的事实,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罗、方之间不存在另外的合伙行为,所有的证据都能证明罗×梅并没有任何理由和前提让方爱华要给她1980万元时,即便相信那份所谓协议书是真的,法院也绝不应该判方爱华欠罗×梅。这里面的关键问题,说白了不是司法的技术和水平问题,而是顾不顾常识、讲不讲基本规则的问题。”

让方爱华没想到的是,法官居然就根据一份有违常识、疑窦众生、伪造嫌疑极重的协议书,还真就判方爱华败诉了。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的不敢相信现在的法官已经到了如此不顾常识、胆大妄为的地步,过去,我一直天真地相信,在湖南这块土地上,有省委书记周强倡导建设的‘法治湖南’,湖南的法制建设水平要比别的地方高,现在看来我是真的错了。”方爱华说。

  评论这张
 
阅读(1948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