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北京通州刑警欺负残疾农民工  

2011-05-02 14:5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杰人

北京通州刑警欺负残疾农民工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北京通州公安分局网站上的自我表扬宣传图,在我看来是莫大的讽刺

 

5月2日早上8点左右,一个湖南籍身有残疾的在京农民工打电话告诉我,三个自称北京公安局通州区刑警队的穿便衣者,在北京朝阳区定福庄挡住他,要带他走。这几个人没穿任何制服,在陈的要求下才晃了一下证件,不由分说,便将陈某带到了离他住地20公里远的地方。

在电话里,我和那个自称警察的人交涉,问他凭什么抓人,有什么手续?这个警察(后来知道他姓王)很不耐烦地训斥我一通,然后扔下一句:“我们会补手续的!”然后就把陈某的电话掐断并强行关机。

作为法律人,我非常明白,如果是刑警队办案,一定是刑事案件。在刑事侦查程序中,把人带走问话,无非两种情形:一是讯问犯罪嫌疑人;二是讯问证人、受害人或者其他有关人员。但这样做的前提必须是有刑事立案,同时应当出具相关文书,如逮捕证、拘留证、传唤证或者《询问通知书》等。

但是,这些警察什么都没有,就把人给抓走了。

9点多钟,我打电话给北京的110电话投诉台,想投诉此事。以前听说北京110投诉台的警官大多态度很和气,可未料,我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对我一通斥责:“你没在现场,怎么知道他们没手续?”

这话貌似有理,可问题是,我作为一个公民,只是向投诉台反映情况,至于是不是真的没有手续胡乱抓人,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而是要经过调查作出结论的。(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次抓人确实无任何事前手续,是典型的违法。)

鉴于这个受理投诉的警察态度恶劣,我又致电北京市公安局信访部门(010-65246271),向它投诉这个警察,但被告知:110台接投诉电话的警察是督察处的,本来就管着信访部门,信访部门无权管那个态度恶劣的警察。

无奈,我又把电话打到北京市公安局纪委(010-65140706)。这次,接电话的警察和气了很多,但他也只是说,对我反映的问题只能是记录在案,他们也无法处理。

一圈电话没结果,我又致电通州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电话(010-69554680),电话一接通,我刚说完“你好!”二字,对方劈头盖脸一连串极不耐烦的问题甩了过来:

“你是谁?”

“干嘛?”

“打电话来干嘛?”

……

看这架势和口气,他们把我当成了经常审讯的罪犯,心里充满了敌意和不屑。

我耐着性子把我要投诉通州刑警的话说完,对方冷漠地说一声:“知道了,我们去了解一下。”电话挂了!

看起来,一圈电话不管用,那些平常号称“为人民服务”、“微笑为民”的警察口号,此刻都变成了丑陋无比的讽刺语。

无奈之下,我在新浪微博上向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 发了一条投诉微博,这次,他们答复较快,称马上就会去了解情况并尽快给我回复。然后,我又在微博上发布了此事的有关消息,立即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和转发。

十多分钟之后,我没等来任何警察的解释或者调查电话,但陈某打电话给我,说他已经被掳到了通州刑警队六中队,一开始警察对他态度还很凶,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变缓和了,并且把手机还给了他,一位老警察还给了他一杯水。但依然没有人身自由。陈某还说,警察称找他去是“询问证人”,并在抓人之后2小时,补开了一张《询问证人通知书》。

我猜,也许是我的投诉开始奏效了。

我告诉陈某,根据《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十四章第02条的规定,询问证人,必须先开具、送达《询问证人通知书》,才能进行询问工作,并且不能对证人限制人身自由。

陈某后来告诉我,虽然警察把他当“证人”询问,但在问话过程中,他被强制按下指纹比对,一会儿,几个年轻的警察吓唬他,说在一辆涉及2005年某盗抢案件的摩托车上发现了他的指纹,问他怎么解释。

陈某回忆说,当时他回答警察:“我根本就没碰过任何两轮摩托车。”

警察又诱供他:“也许是你看到某辆摩托车在路边,帮他挪了一下位置,所以有你的指纹。”

陈某回答说:“我再说一次,我没彭过任何摩托车。如果你说指纹是我的,那你就拿鉴定结果来,我现在拒绝再回答你们的问题。”

双方僵持下来。

一个小时之后,警察决定释放陈某。他们一改刚才诈唬陈的口气,称这是工作,需要陈某的配合和理解。然后,将他送至通州刑警第六中队附近的公交车站,叫他自己买票回家。有朋友说,警察能够开车将他送到车站,已经是“最上等的待遇”了。

莫名其妙地被抓,又莫名其妙地被释放。还需要被错抓者自己掏钱买票回家。善良的陈某说:“就算这样,我已经很幸运了。”

我认为,北京通州刑警在这件事情上犯了几个严重的错误:

一是非法限制证人人身自由。既然是“询问证人”,就应该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和公安部的《公安机关执法细则》规定,先通知,后询问,并且必须尊重证人人格尊严和自由,对于证人为此花费的合理费用(如交通费)应当支付。但通州警察肆意妄为,毫无人权观念和法律观念;

二是诱供,妄图陷害公民。他们强行叫证人捺下指纹,并且恐吓说和涉案机动车上的指纹相吻合,这是典型的诱供和精神逼供,是滥用职权。

三是错抓之后没有丝毫认错之意。陈某被释放后,我又致电通州区刑警队,希望他们给个解释和说法。但到现在为止,没任何人对此道歉和解释。

 

通过这件事我发现,经常号称“首善之都”的北京,诸如通州这些刑警依然为所欲为,乏“善”可陈,是为第一错;110报警投诉台的警察,本是负责受理对警察不当行为的投诉,可它居然也成了帮凶,还气势汹汹地质问投诉者,是为第二错;通州公安分局的网上微博如行尸走肉,对网民意见没任何反应,是为第三错。

做错了事,要道歉,这是三岁小朋友都懂的基本道理;但是北京市通州区刑警队和北京110报警投诉台,他们犯了严重的错,侵犯了人权,或者侮辱了公民,却不知道要认错。遑论他们会改正错误了。

生活在这样的“首善之都”,您还有“善”的感觉吗?

强烈要求通州区公安分局和刑警队向当事人道歉!

强烈要求北京110报警投诉台有关警员向我道歉!

 

2011年5月3日凌晨0点55分注:我在微博发布此事后,北京通州警方不仅不认错,反而用谎言忽悠公众,称被抓者是“自愿”去警局接受调查。我只好公布了被抓者指控那些警察非法、强制抓人的视频。一招不成又来一招,从2日晚间开始,通州警察雇佣五毛,临时注册微博匆促上阵,一方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另一方面又利用强权迫使网站限制我对视频的转载和发言。(视频地址请见我的微博:t.sina.com.cn/chjr)

有内部朋友提醒说,要警惕警察两件事:一是再次抓捕陈某,逼取相反的口供后再行辩解并对我进行攻击;二是直接对我下手。对前一点,我只能尽量提醒注意防范,对后一点,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若是一定要报复,我也不怕。确有迹象表明,巨大的危险可能正向我袭来,可是,民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

谢谢各位的关心。

  评论这张
 
阅读(1224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