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漠河的秋夜星空  

2011-09-17 00:34:58|  分类: 生活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漠河的秋夜星空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文/陈杰人

 

辛卯年中秋节的圆月,让我再次想起了半个月前在漠河仰望星空的情景。那真的是一次震撼到难忘的体验,如果您没有去过漠河,我强烈建议您抽时间去一趟,不为别的,就为了那片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很难看到的漫天繁星。

8月26日,我和朋友封君以及北京几家媒体的同仁来到漠河,下榻金马饭店。这是一家浙江人开的宾馆,据说,宾馆的老板曾是知青,回去之后割舍不断北大荒的情结,便复至漠河,开了这家当地最好的酒店。

介绍的时候,酒店的一位中层说:“人的情感就是那么奇怪,一片原本和你没任何关系的地方,可以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便让你有了一辈子的眷恋。”

晚餐过后,我和金融时报、证券日报、法制晚报的三位美女记者信步走出酒店大门,那时大约在晚8点半,漠河的街上,已是一片宁静,万家灯火下,大部分人家似已进入一天的休息期。

穿过酒店门前的地坪,我们走到马路边,这里连路灯都熄了,路边光线明显黯淡下来,一阵夜风拂过,大家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这才突然意识到,此地已是“中国的北极”。那一刻,或许生活在北京、南京、长沙、娄底的人们还正开着空调吹着凉风,但在漠河的晚上,已经需要批上一件外套了。

漠河位于大兴安岭北麓、黑龙江上游南岸,距哈尔滨1282公里,它的地理坐标为东经121°07′至124°20′,北纬52°10′至53°33′,漠河也是中国唯一可观赏到北极光和极昼现象的地方。

我们一边打趣一边过马路,一位美女说,要是能看到极光就好了,另一位美女说,不管什么景色,能在晚上8点多就享受夜的宁静,就已是很快乐的事情了。信步闲谈中,我们走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块地坪中,大家随意地一站,继续着有关极光和静夜的话题。

“快看,星星!”突然间,一位美女一声召唤,其余的人顺着她的指向抬头望去,满天的一片繁星,就那么突如其来地撞进了我的眼睛。

也就是这么一刹那,大家突然静默下来,甚至能彼此听到呼吸的声音,那一刻,似乎秋夜的虫子都体谅我们的感受,一时间,满世界都静了下来。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不算光亮但分明有万千光明的星空。我仰望的方向对着正北,一组最亮的星星煞是夺目。没错,那就是北斗星!

记得小时候,我生活在湖南双峰的乡下,每个夏夜或者秋夜,我最多的时候就是靠在奶奶的怀里,顺着她的指点,和玩伴们比赛数星星,数不清的时候就会念:

“天上星,亮晶晶,数来数去数不清……”

那时候,虽然漫天的星星最后是没法数清,但对于北斗星,我每每比同伴要更早发现,更早数清。在夜复一夜的仰望星空中,我从爸爸和奶奶的嘴里,听到了很多有关嫦娥奔月、牛郎织女、大闹天宫的故事,也相信了“天上飞一颗流星地上死一个人”的道理。

有时候,我也会一边听着那些故事,一边听父亲唠叨,他会告诉我人要重感情,也会告诉我不要畏惧权威,可那个时候,我真的全然不懂他说的是什么。直到初中时代,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对父亲的一句话不解,他告诉我,一个人多看看星空,会有好处的。

那些记忆中的童年或少年时光,已是遥不可及。其实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似乎已远离那种繁星满天的记忆。尤其是搬到北京之后,印象中晚上的光亮,除了城市楼宇的装饰灯,就是街头诡异闪烁的霓虹灯。有时候,我也会突然怀念起乡间的星空,但那真的只是稍逊即逝的念头,现在想来,其实我是被城市生活中的纷纭和复杂绑架了双眼和心灵。

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其实每个人内心的星空,也已经埋藏得太深太深。在这个信仰沦丧、政治黑暗的社会,太多的利益之尘,蒙住了我们对纯粹理性的向往之心;过多的社会不公,阻断了我们通往精神星空的光辉之路;普遍的腐败现象,压抑了每个人内心那些纯净的、朴素的、高尚的境界。

就那样,我们在漠河的大地上,静静地站立、仰望、深呼吸,大家谁也不说话,似乎不舍得打破那宁静的默契。

慢慢地,星空在我的眼里更加清晰明朗,除了北斗星,周围的星星也一个个都朝我眨着眼睛,更让我欣喜的是,经过一两分钟的视觉适应,我的视线更加清晰,整个视野中,那条玉带状的银河,渐次清晰起来。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一片活跃——

我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天上的街市》,“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星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起了父亲教给我的幼学琼林古诗文,“牛郎织女,凡七夕一相逢。”

我想起了环保,想起了北京的沙尘暴,想起了乡村与城市的距离;

我想起了康德,想起了他“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义”。

……

我也突然想到,按照天文学家的说法,我们此时此刻所见到的星星,其实是那些星座在几万、几十万乃至上亿年前发出的光芒,这些光芒穿透黑暗的宇宙到达地球,那该需要多大的毅力和韧性!

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前所未有地感悟到黑格尔所说的意义了,他说:“一个民族要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才有希望。”真的,如果你没有认真地仰望星空,你不会明白自然法则对一个人内心的震撼力;如果你没有认真地仰望星空,你很难真正从内心树立起敬畏自然法则的理念;如果你没有认真地仰望星空,你不会理解什么叫做年复一年的坚守。

星星需要毅力,才会坚守到让它几千万年前的光芒映入彼时尚未完成进化的人类眼中;地球需要毅力,才会坚守到来自遥远天外的问候于抚摸;人类需要毅力,才会坚守到为我们自身的发展积累有形的财富或无形的精神。

或许是对我这次仰望星空所获感悟的注解吧,就在第二天,我们应邀访问了中国人保财险漠河市支公司,这是中国大地最北端的财险公司。公司的经理姓高,是个没太多话的中年人。

高经理告诉我,漠河人稀地广,自然条件恶劣,森林火灾是对每个人最大的威胁。就在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火灾中,整个漠河县城全部卷入火海,光那一次,人保就赔付了一亿多元,该公司也因此打响了名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倾心财产保险,但普通的保险公司根本不愿意驻足于此,就因为人口稀疏,每办一桩业务,需要来回折腾一天甚至数天。20多年下来,只有人保财险依旧守望在漠河。

谈到这种“孤单的守望”,高经理说,任何行当都有优劣资源地之分,光想守着肥肉而不要鸡肋,并不合理。更何况,这里的人们有需要,所以人保就一直留了下来。

这让我突然想起了100多年前的历史故事了。1882年,江苏无锡人李金镛被吉林将军铭安举荐任吉林知府,并派他到图门江口勘定界址。他按图据约,迫使俄官退还占地,重建界碑,使其土地疆界与条约相符,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沙俄不敢轻易冒范。1887年4月,经李鸿章保荐,李金镛从吉林调任黑龙江筹建漠河金矿,他历经艰难险阻获得有关漠河金矿的一手资料,并据实奏报朝廷恳请开矿。此举既稳定了边陲,固化了边疆,又增加了财政。如今伫立在漠河胭脂沟的李金镛祠,仿佛在向游人诉说当年李金镛守疆爱民的历历往事。一个江苏人,跑到7000里之外的漠河,为国家为民族穷其所能,直至撒手,这,不正是一种守望么?

于是我突然想,做生意、镇边疆和仰望星空,本是完全不同的话题,但从哲学的层面去看,那其实是同一个问题——仰望也是一种守候,企业对客户的责任,官员对国家和民众的尽忠,同样是一种守候。

而漠河,它也一直在做着纯粹的守望——如果没有多年如一日的森林植被保护,我们还能在这里看到满天的繁星吗?如果没有漠河人那种静守边陲的恬淡,我们还能有机会在那里仰望星空吗?

于是,我再次沉醉于漠河的星空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4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