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向袁隆平质疑  

2011-09-21 14:24:33|  分类: 公共事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杰人

 

2011年9月2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刊发题为《向袁隆平致敬》的文章,称袁隆平以亩产926.6公斤的数据,再次刷新了世界对杂交水稻的认识。文章认为,袁隆平作为一个科学家,把目光投向人民群众的重大利益诉求,一身泥、一身水奋斗在田间,在民众中获得矢志创新的动力,在稻田里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要致敬他“让人类远离饥饿”的崇高理想、“人民农学家”的民生情怀和甘于奉献、惠泽苍生的科学精神。

对于袁隆平院士多年以来在杂交水稻研究方面取得的一项又一项突出成就,我作为一个每天吃着五谷杂粮的普通人,同样有着深深的敬意和感激。这些年来,中国之所以能成功地用世界七分之一的土地养活了全球四分之一的人口,以杂交稻为代表的水稻增产技术功不可没。从这个意义上讲,袁隆平院士确实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科学大师。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虽然袁隆平院士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杂交水稻技术思路的科学家,但他在中国却开创性地实践了这一技术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从亩产500公斤到700公斤再到现在的900多公斤,这些数据,都是证明袁先生技术成就的最有力证据。

但不知为什么,当这一次,笔者看到有关报道说袁先生指导的、位于湖南隆回县的试验田,测出了每亩926公斤多的产量时,尤其是几乎每个人都几乎沉浸在激动之中并不约而同地夸奖袁先生之时,特别是今天《人民日报》罕见地在报眼位置用罕见的“致敬体”文章盛赞这位科学家的时候,我隐约有一些不安,甚至因此产生了质疑。

据媒体报道,9月18日,由农业部组织的专家组,在袁隆平院士指导的、位于湖南隆回县羊古坳乡雷锋村的“Y两优2号”百亩超级杂交稻试验地进行了现场测产验收。经手工收割、脱粒和烘干、去杂,测定亩产为926.6公斤,这是世界杂交水稻史上迄今尚无人登临的新高峰。

那么我的疑问是:多年来,袁隆平先生所实施或者指导的杂交稻研究项目,其产地、生产过程和产量测量,一直都处于神秘状态。虽然绝大部分人都相信这些持续创新高的数据。但我作为一个曾经种过多年水稻的人,对此依然感到不可思议。

比如,我曾经亲自栽种的杂交稻,如果碰上风调雨顺,加上少虫害、肥料充足,曾经达到过亩产1100斤的水平,但那是多么壮观的场景——稻穗满垄、密不透风、颗粒饱满、株株丰硕。我真的难以想象,要达到亩产近2000斤,那是多么超级壮观的场面!那些稻株,还有透气的空间吗?

水稻种植讲究“水肥土种密保管工”八字原则,其中,适度的稻株密度,是确保丰收的前提。袁先生的试验田,我们普通人无缘目睹,只能开启头脑的想象,到底是每粒稻子更加硕大,还是每株稻穗更多颗粒,抑或是田地植株更加密呢?

第二个疑问是,杂交水稻工程,不仅是袁院士的科研成果,更和农业部的政绩息息相关。而每次测量产量,都是由农业部门组织测定,这一过程,太缺乏透明,太缺乏公众的知情和监督。我从来不惮于用最坏的可能去揣测政府官员的行为——这种测量既然缺乏公众和独立第三方的监督,人们凭什么毫无保留余地相信呢?

第三个疑问,当大家都用无私奉献、惠泽苍生等词汇去盛赞袁隆平先生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已经集体无意识地陷入了主观主义的心态?毕竟,袁院士在“隆平高科”、“亚华种业”等上市公司中曾是有深厚利益背景甚至直接控股的。甚至早在2009年,就有人举报隆平高科以水稻科技名义欺骗股民、上市圈钱,通过黑幕操作为利益小集团谋取巨额的“创业利润”。这些问题,后来也不了了之。

我并不是反对袁隆平先生依托技术进步赚取个人利益,这恰恰是需要鼓励的技术转化机制。但既然有这些机制和事实,我们也无需过度拔高对袁隆平先生的评价,把一种事实上已经用于商业操作的科技成果,过度拔高为“无私奉献”,不仅不符合事实,也不利于袁院士的形象。

我深深知道,在绝大多数人都陷于对袁院士和其所创造的成就的崇拜之中时,我出来说这几句话,会惹恼很多人,会冒犯很多人的尊严,会被斥为“爱说风凉话”。但我经过再三思考,依然要说出这些话。因为,善意的质疑终归不是坏事,中国最缺乏的是公民的质疑,以至于多少年以前那场由《人民日报》舆论引领的浮夸风和“放卫星”运动,至今还让人们心有余悸。

记得几年前,我在湖南长沙与湖南农业大学一位老师谈及袁隆平院士的贡献,这位老师说,事实上,农大有些专家私下里对一次又一次的产量新高尤其是在那么短时间里的产量创新高并非没有任何疑义,“但到现在这个份上,袁先生已是‘神’,容不得半点质疑,官方舆论也不会容忍任何对袁院士的质疑或反驳。”

我想,如果真是这样,那意味着另一种悲哀的开始。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袁先生的产量和成就都是货真价实的,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每个中国人多了一分基本的安全保障。但是,我们维护袁先生的形象和信誉,完全不必要用“神不可知”的方式,反倒可以用公开、透明和中立监督的方式,以事实说话,让中立者说话。

今天,《人民日报》向袁隆平致敬,我则想向袁隆平质疑,并希望这种质疑有实质的意义。

(欢迎您就本文与作者讨论,作者参与讨论的论坛地址是http://js.people.com.cn/forum/read.php?type=list&pid=1&bid=5&sid=0&read_id=2006 ,邮箱是abc5739 @ yahoo.cn)

相关阅读:断子绝孙的杂交水稻

  评论这张
 
阅读(311477)| 评论(16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