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青岛“黑老大”聂磊案将于6月19日开庭二审  

2012-06-13 11:16:10|  分类: 原发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岛“黑老大”聂磊少年时遭遇受专家关注

上官寄愁



    此前倍受舆论关注的青岛“黑社会”聂磊案件近日增添变数。6月10日北京一场法律界公益研讨会上透出消息,日前,曾负责抓捕聂磊的青岛市公安局市南区分局局长单果潍落马,而导致单落马的原因,正是聂磊在看守所内的举报。这一新变数,也让此前神秘感颇重的聂磊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6月10日,来自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知名院校法学院的专家教授,以及国内多位著名知识分子,在北京举行了一场主题为“打黑与公共秩序”的公益研讨会,聂磊案件和当前全国一些地方的打黑案件中存在的法律问题和人权保护问题等,成为研讨会热烈讨论的话题。

青岛“黑老大”聂磊案将于6月19日开庭二审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有关资料显示,早在1983年7月,当时只有15岁的聂磊,因为在青岛街头看热闹,围观了两个孩子强行索要另一个孩子1.3元钱的行为,被以抢劫罪的同伙,判刑6年,另两个强要钱财的孩子亦被判刑8年、11年。


    目睹过当时对聂磊判刑经过的青岛人士回忆说,彼时,聂磊和其他众多被判刑的人一道被押到一处体育场,统一挂牌游街示众,“牌子是又厚又大的木板做成,吊在脖子上,让聂磊的头都抬不起来。”


    聂磊的父亲聂毓祥至今记得:聂磊被抓进去之后,办案单位没听家属的任何辩解,也禁止请辩护人,即便那天对聂磊公开宣判并游街示众,聂的父母也是事后才知道,等赶到体育场,已经散会,人被押着游街去了。


    聂毓祥认为,聂磊和那两个孩子根本不熟悉,仅仅是看下热闹,不应该被判刑,于是找有关部门申诉。但当时正处“严打”时期,没人愿意搭理聂家的人,直到两年多以后,法院才象征性地将聂磊改判拘役六个月,并在监狱宣布后立即释放了聂磊。


    出狱后的聂磊,人生被彻底改变,想回去上学,学校不收留,想就业,单位一听劳改释放犯,坚辞不收,只好在街头摆个地摊卖鞋。聂父记得,当时聂磊最大的心态改变,就是对警察职业的神往,他出狱后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世界上警察最厉害,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要和他们搞好关系。”


    时隔29年后,聂磊再次被抓进看守所,这一次,媒体密集报道了他在青岛警戒掀起的“地震”——青岛公安系统多名局级领导和一些分局局长、支队长、大队长、派出所长因牵涉聂案而落马。


    但让人不解的是,在此前青岛中院对聂磊的一审中,有关他和当地警界的各种关系和内幕,在庭审中只字未提。而导致聂磊被一审判处死刑的,是他手下9起故意伤害罪中的两起人命案。


    聂磊的一审辩护律师张宇鹏介绍说,实际上,一审已经查明的现有证据表明,聂磊并没有参与那两起命案的行为,既没有授意,也没有参与,直接组织伤害行为的其他被告人只被判刑13年,聂磊却被判了死刑。


    张宇鹏律师还介绍说,按照刑法和司法解释及立法解释,认定一个团伙是否属于黑社会,必须满足“稳定的组织纪律性”等四个要件,聂磊和其公司一些员工虽然犯有罪行,但那并非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有关部门为了证明聂磊团伙具有黑社会组织特性,居然把聂磊平时规定公司员工不许涉毒、不许参与强制拆迁、不许欺负弱势群体的要求,作为证明其属于黑社会的组织纪律证据。


    聂磊案件的一些异常情况,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关注。著名刑法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韩玉胜说,当前各地司法实践中,其实还没有透彻理解什么是“黑社会”,往往把普通的犯罪团伙,不合理地上升到“黑社会”的高度进行打击,还有的地方故意提升档次,把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普通犯罪和普通犯罪集团作为黑社会处理,这么做的原因,是有的地方领导为了制造政绩,表明自己惩罚犯罪的决心,迎合民众。“总之,实际是为了自己,故意拔高处理,包装出黑社会。”


    韩教授说,刑事政策的基本原则,是对被告人量刑时就低不就高,尤其是要严格把握死刑的适用,可杀可不杀的坚决不杀,而在一些地方的打黑过程中,把普通犯罪拔高到黑社会的高度处理,就更容易适用死刑。这是违背刑法精神的。


    韩玉胜指出,从案卷材料看,导致聂磊被判死刑的两起故意伤害命案既非聂磊所为,并都发生在1999年,且受害人家属已经谅解,在这种时过境迁的情况下还判死刑,确实不严谨。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司法高等研究中心主任徐昕说,“打黑”这个词本身就值得商榷,因为一个“打”字,蕴涵了太多的含义,体现了运动式思维和敌对思维,容易导致不合理的选择性执法。他说,现在一些地方的司法实践表明,“黑社会犯罪”和刑法修改前的“流氓罪”一样,有成为口袋罪的倾向。


    徐歆还认为,导致聂磊被判死刑的两起故意伤害事件,发生后已经得到了处理,并且获得了受害人家属谅解,现在司法机关再就此追诉,违反了司法的“一事不再理”原则。


    著名揭黑记者、《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会上披露,青岛在过去十多年间换了5个公安局长,这很不正常。结合有关信息可以判断,这次对聂磊进行的所谓“打黑”,是司法被工具化的结果。


    提到在聂磊案发后,曾有故意造出的舆论把聂磊的父亲说成是青岛退休的高官,但实施上聂父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退休教师,而且在这此聂被查处的过程中,聂父老两口被抄家5次,两个老人一辈子的个人积蓄,至今亦被办案单位扣押未予退还。罗昌平认为,不依法办事的执法,打破了公检法过去权力制约机制的平衡,直接受损的还是公民的正当权益。

青岛“黑老大”聂磊案将于6月19日开庭二审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拍摄的聂磊父亲和他的《抄家日记》


    在会上,清华大学法学院刑事诉讼法学教授易延友指出,聂磊案的一审判决书,只是模糊地称聂磊团伙成立于1998年,但到底具体什么时候成立,并不清除。对如此重要且关键的事实,法院都没弄明白,就草率地判死刑,显得太不严肃。


    易教授注意到聂磊1983年被错判抢劫罪6年刑罚的事情,他认为,这样的一次错误判决,扭曲了聂磊的心态,改变了聂磊的人生。聂磊从当年的被错判到今天真的犯下罪行,不只是聂磊的错,社会和司法也有错。对此,司法机关需要反思、社会也需要反思,切忌以一杀了之的方式对待聂磊。


    著名作家、评论家十年砍柴则认为,从1983年的“严打”到现在的“打黑”潮,其实都是运动式治国的思维体现。这种方式,很容易在严肃的司法问题上出错。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说,1983年的那次错判,可以理解为社会对聂磊人生的戕害,今天,即使他犯有罪行,也应该考虑到他曾经作为司法不公受害人的实际情况,给予宽大处理,只有这样,才能体现社会对曾经一些冤案的救赎。


    提到过去的多次严打和现在的“打黑潮”,著名评论家童大焕说:“每一次不适当的严打,都可能制造冤案。我希望中国的司法尽快回归理性,回归正常的、平和的执法状态,而不是在狂热的严打口号潮流下任由冤案和错误发生。”


    据悉,山东省高院对聂磊案件的二审,已定于6月19日在山东胶州市法院开庭审理。与会者希望山东高院认认真真开庭,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依法公正判决,而不是让二审走过场。

  评论这张
 
阅读(31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