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北京22中教师侮辱初二学生经过  

2012-06-01 16:03:20|  分类: 立此存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22中教师侮辱初二学生经过

陈杰人

 

521日,我在北京的一位湖南老乡言先生电我,称其在北京东城区北京第22中初中部初二班就读的孩子,于510日遭遇老师体罚和殴打后,又被年级组长羞辱,再遭教务主任驱逐,孩子因此精神恍惚。希望我能干预和监督此事。

第二天晚上,我来到言家,听了言先生的情况介绍,看了13岁的言某手书的事发经过。言父解释说,因为受到较强烈的侮辱刺激,言某那段时间一直神情恍惚,并离家出走去了湖南老家。

言父的口述和言某的手书,为事发时的经过呈现了比较清晰的轮廓:

北京22中教师侮辱初二学生经过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10日当天,13岁的初二学生言某和班上同学一道上政治课,言某说,因为政治课老师平时更多的要不就是教训学生,要不就是让同学做作业,10号那次课,老师同样没有讲授课程内容。在此期间,坐在第一桌的言某发现坐在后座的同学在玩毛毛虫,就转身去看,并和同学讲小话。这一幕被老师发现,包括言某在内,三名学生被老师叫起罚站。

罚站过程中,言某发现自己的鞋带松了,就弯腰系鞋带。老师认为他不老实,就飞起一脚,将他踢到了门边,言某的头撞在了门框上,并出了教室。

下课后,年级组长王某应政治课老师的投诉,找到言某再次教训,说了一些侮辱性的难听的话。言某回答说:“老师,您是做老师的,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难听。”这话惹火了年级组长,后者当着众同学的面说:“你还敢顶嘴,我要让你看看到底谁是爷爷谁是孙子!”

言某不服气,再次顶嘴说:“老师,您这样讲话,太不文明了。您觉得这符合师德吗?”

气急的王某放出狠话:“我告诉你,你是外地学生,家里无权无钱无户口,我随时都可以让你滚蛋!”言毕,王某走开了。当天,言某即被赶出了学校,并通知家长第二天到校。

次日,言某的妈妈谭某某按学校命令来到22中初中部,在这里见到了年级组长王某和教务主任张某某。

谭告诉笔者,去学校的路上,她一路忐忑不安,因为她知道,自己全家没有北京户口,孩子在北京读书到处受歧视,他本是北京苹果园中学的学生,因为离家实在太远,言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朋友找到22中已经退休的教务主任王老师,经王老师推荐,才到了离家较近的22中借读。之前,言家一直努力想为言某将学籍转过来,但一直未成功。反倒是经常有老师警告性地提示言家:如果孩子淘气,学校随时可以让孩子走人。

谭某某感觉到,这次一定是孩子在学校闯了什么祸,所以校方口气严厉地通知家长尽快到校。

一到学校,教务主任张某某就告诉言母——她的孩子严重违反学校纪律,所以,只能让言某走人。这位主任不容谭某某多问,就和班主任一道,拉着她到了言某的教室,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宣布,言某违反纪律,以后不在这里上学了。

在教务主任和班主任的现场督促和学生的注视下,眼含泪花的言母收拾了儿子的用品,走出了教室。在临离开时,言母再次哀求教务主任,能不能给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因为学期当中,没法另外找学校。教务主任回答:“你们的孩子到哪去上学,我管不了,我只知道他不能在这里上学了。”

就这样,年仅13岁的初二学生言某,被赶出了学校。事后,家长通过其他途径试图求情挽回,但无果。一开始,呆在家里的言某神情恍惚,几天之后,自觉受了奇耻大辱的他,总是声称自己没脸见人,他手书下当时的经过后,离家出走。

无可奈何之下,言父想到了给我打电话。

听了介绍,看了言某手书的经过,我感觉其中有比较真实的成分,再查阅北京22中的网站,发现蔡元培曾经是该校的校长。于是,我想和学校沟通一下,但按照网站上公布的电话打过去,联系不到任何人。

23日,我以微博的形式,简单、公开说了一下这事。并附上了言某手书经过的图片。立时在网上引起了舆论的密切关注。北京晨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等北京媒体记者,以及羊城晚报等全国各地的媒体记者纷纷致电我,了解详细信息。我把家长的电话给了记者朋友,请他们去客观调查。

过了一天,言某的家长再次致电我,称我的微博引起了有关人员的注意,22中的校长想要和我家长商量谈判解决此事。家长希望我能参加。我同意了。25日下午2点,我陪言某的母亲谭某某,来到了22中位于北新桥附近的校方总部校长办公室。同时到场的,包括言母、校长高宇军、副校长陈某、言某解读的介绍人王老师和我,一共五人。为了保险起见,我在进校门前,就打开了录音笔并放在裤兜里,所以录下了整个处理的过程。

这个过程大约经过了2个小时。首先是言某的母亲发言,介绍情况和想法,然后是我补充了一些看法。我特别提到,老师殴打学生、学校驱逐学生,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作为教师,对学生使用“无钱无权无户口”、“三无人员”之类的歧视性评价用语,更是严重有违职业道德。

我记得很清楚,高校长当时很敏感,说踢一脚“不算殴打”。有趣的是,当我提出,老师的“三无人员”这种说法,不仅是教育问题,也是敏感的政治问题。高校长如被针刺了一般说:“我这里只有教育问题,没有政治问题,如果你认为是政治问题,你找政府说去。”

在高校长后续的发言中,他首先告诉家长,在此之前,他的确找师生调查过,认为言某所述与事实有出入。一是老师踢他的原因,是因为言某把脚踏在桌子上系鞋带,被劝阻后,又踏在自己的桌上系鞋带,老师忍不住怒火,才踢了他一脚,但并没有把他“踢飞”。二是老师的确说过“三无人员”之类的话,但这些话,是老师为了警告言某、劝言某发奋读书,老师的原意是希望用这些话去勉励学生。三是校方从来没有驱赶言某,“随时欢迎他回去上学”。

在整个过程中,高校长虽然承认了教师的不当言行,但自始至终没有半个字的道歉。反而,他的语气里有绵里藏针的味道。一句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话是,他对言某的母亲说:

“你们的孩子在北京读书不容易,所以,还是赶紧回来上学,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可告诉你啊,这个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上说了之后,一些记者要采访报道,引起了北京市委的重视,现在,市委已经从政治的高度,下令媒体不许报道,并且封杀了所有的网上的东西。你们千万别再去网上说什么了。能回来上学就好。”

看得出来,言某的母亲很紧张,她忙不迭地点头,虽然一说到当时的遭遇,特别是当时被教务主任逼着收拾孩子的东西走人时的场景,她又开始流泪,但是,她很怕事,觉得学校同意孩子回去上学,就是大恩典了。

回家后,言母给我多次打来电话,要求我删除网上的微博,因为她“不想给孩子带来麻烦,也不想再惹恼学校。”

我按她的要求,删除了有关微博内容,并发了一则声明。

到了61日上午,本以为此事已经结束的我,突然发现网上就22中之事,陡然发生了对我的人身攻击。原来,早在我的第一条微博发出后,羊城晚报的记者坚持不懈采访,终于在530日发出了第一篇报道。这篇题为《你三无,你滚蛋》的报道,采访了多方人员,基本还原了事实真相。见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12/05/30/009335824.shtml

正是因为这篇报道,惹火了北京22中方面。从微博上的攻击内容看,大体分为五类:一是直接上来对我进行辱骂和攻击的;二是明目张胆宣称北京就是要歧视外地人,甚至叫嚣外地人滚出北京;三是造谣说,我是言某的舅舅,妄图以此转移视线;四是造谣对言某进行人身攻击,说言某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学生,所以教师应该打他,应该开除他;五是替北京22中叫屈,称老师难当,我揭露此事,是为了出风头,故意和教师过不去。

我想首先告诉大家,我和言家无亲无故,仅仅因为是湖南老乡而认识。即便我是孩子的舅舅,我想也有权监督此事维护权益。所以那种转移视线的人身围攻,实在是拙劣得很。

我更想说,我之所以介入此事,主要是觉得北京某些部门和某些官员,实际上一直在干着和“包容”的北京精神完全相反的勾当。一个教师,当着众学生的面,公然羞辱一个学生为“三无人员”,这不仅是对学生心灵的伤害,更是对整个首都和谐秩序的宣战。这样的教师眼里,已经只剩下铜臭、印章和势利之俗。

其实我也知道,那位高校长的话,应该是借北京市委的名义,为自己壮胆。因为此事已经引起了北京市委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和责成调查,他作为一个校长,其实也是此事的被调查对象,当然不希望网络继续关注此事,所以放出狠话吓唬家长。我相信,北京市委没有任何一位领导,会认同“三无人员”的羞辱言论。

截止发稿时止,微博上对我的人身围攻还在继续,有些攻击者甚至还拿我的身份说事,妄图攻击我。

比如一个攻击者查到我的资料,发现我曾毕业于湖南省娄底师范学校,于是便如获至宝般认为我说我是清华校友,是伪造身份。其实,无知的他恰恰忘了,一个人毕业的学校可以有多所,之前中专毕业,不等于以后不可以再进清华。

又比如说,还有更多的攻击者通过搜索资料,发现我曾被中青报、公益时报等媒体解职,于是如获至宝地攻击我,说我是被多处媒体开除的造谣者。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被解职的原因,要么是说出了真话,要么是批评了公权。如此解职,不是耻辱,反倒是我的荣誉。

还比如有人在某个五毛的微博上看到攻击我的言论,称我的“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身份,是伪造的,或者说,这个机构是非在编机构,所以他们攻击我是“打着旗号行骗”,这些无知的攻击者不知道,我的这个身份是真实存在的,现在大学的学术研究机构多如牛毛,大多数都是“非在编机构”,比如茅于轼先生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就是非在编机构。他们用30年前的所谓老观念,来进行今天的人身攻击,真的是太逗笑了。

毫无疑问,这些愚蠢的、无知的、无良的攻击,绝大多数都是北京22中方面组织五毛和水军及本校师生进行的。但这些攻击,其实根本无从改变该校教师殴打、侮辱学生的事实。

我真心地希望,北京22中能够迷途知返,不要错上加错。要知道,你或许现在有北京户口,但很多年前,你的祖先和大家一样,都是北京地区以外的野人进化而来。你侮辱没有户口的外地学生,其实就是侮辱自己多年以前的祖先,你侮辱学生为“三无人员”,恰恰暴露了你自己的三无——无德无才无良知。

 

  评论这张
 
阅读(26933)| 评论(2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