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崔永元的蛊和乡村教师的苦   

2012-06-16 15:25:45|  分类: 立此存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永元的蛊和乡村教师的苦

/陈杰人

 

    崔永元用“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回应湖南省教育厅对其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的“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态度,掀起了一场持续的争论。

    几天前,我以《崔永元的娇气和湖南教育厅的傲气》为题,对当事双方都进行了批评。我认为,崔永元站在道德高度对湖南教育厅发号施令,一遭到拒绝就恼羞成怒,并发出不理智的“怒斥”,其实是定位不准、矫情娇气的表现;而湖南教育厅对外界的工作联系,基于过去傲慢的心态,用不适当的言辞回复,也是值得批判的傲气。在我看来,崔永元做公益出发点很好,但切忌站在道德高度并依仗体制内喉舌的名人优势对地方政府发号施令,否则就搅混了NGO和政府的区别,也容易伤害好不容易刚刚起步的中国公民社会建设步伐。

    但随着争论的深入和继续,我发现了崔永元这个公益项目的一些问题。有人在凯迪网贴出的该项目2007年第一期教师培训项目日程表显示,在整整8天的行程中,有6天是参观毛主席纪念堂等政治说教场所、游览长城等景点和一些博物馆以及观看艺术演出;有一天半是参加礼仪培训、红十字知识培训、听崔永元精神文明课,整个行程,可能属于真正的教育培训项目的就是在北师大和北师大附中进行交流,时间只有不到半天,即便是这个交流项目,因为缺乏详细资料,也无法判断它到底有什么内容,是否对提高乡村教师的素养有真正帮助。

    看到这样一个行程表,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崔永元多年来到处宣传的“乡村教师培训”公益项目,难道就是这个样子?这和纯粹的旅游休闲有什么区别?微博上一位知名网友评价:这与其说是教育培训,不如说是“休假式慰问”。为了证实这个消息,我又访问了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官网,上面的内容证实了前述情况,只不过还增加了一点——让参加培训的教师去央视一号演播室录制联欢晚会节目。

    我在微博上转贴出这个日程表后,很多网友为崔永元的“忽悠术”而大呼上当,但也有相当多的朋友批评我“大惊小怪”,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在这些批评我的朋友看来,参观旅游也是扩大乡村教师的眼界,有助于他们在教学时形象理解有关内容,增强教学效果,他们还认为,人家崔永元在为提高乡村教师的素质而努力实践,哪怕只是搞搞旅游也是善莫大焉的事情,像笔者这样的人,没捐款、没搞公益,就没资格批评小崔。还有的人则反对我说,即便只是凑热闹旅游,也算是给乡村教师一个福利,只要没有花纳税人的钱,就无可非议。

    可问题真的如此简单么?我的回答是否定的。

    根据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官方声明,乡村教师培训项目旨在“迎合乡村教育和乡村教师教师的客观需求,设置相应的课程以及安排参观人文景观,欣赏高雅音乐艺术,来帮助乡村教师开阔视野,提高乡村教师素质。”让受培训的乡村教师“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带着爱与知识,飞翔在他们所在的偏远落后乡村田野上……

    那么,乡村教师的客观需求到底是什么?我承认他们也需要旅游,也渴望开阔眼界,甚至也盼望像孔子一样周游列国,增长见识。但作为一个以不特定多数人捐款支持为基础的公益项目,既然打着“乡村教师培训”的旗号,就必须符合“乡村教师”的根本属性,迎合与其职业要求关联度最高的愿望。显然,乡村教师的多种愿望中,与其职业秉性最有关联的,当属文化知识、教育技能、心理培训,等等。

    作为一个曾经在农村生活过几十年并在基层当过小学老师的人,我深深知道,当前中国很多地方的乡村教师,最需培训的,除了文化知识(这不是一个短期培训项目能够一时半会解决的问题)外,普通话技巧、网络知识培训、青少年心理规律、教学方法培训、教师道德和人格教育培训,等等,都是很紧迫的内容。放下这些最紧迫的东西不顾,崔永元的公益基金就简单组织一点参观游览,同时让教师们当他节目的托,这不明摆着忽悠人吗?

    纵观崔永元培训计划的那些内容,至少可以发现几个明显的问题:一是政治教育主导。这些年来,中国的各界人士受教育的内容繁多,唯独不缺的就是从幼儿园到博士都在接受的政治教育,崔永元还把这个当成培训的重要内容,如果不是忽悠就是别有用心;二是太把自己和央视当颗葱。不管是他的精神文明课,还是去央视录制节目,其实都是自视太高,以为让乡村教师有了这个机会就是素质的大提升。三是其他参观游览,比如长城、鸟巢、大剧院之类,和提高乡村教师的教育教学技能,关系实在是太远。而整个行程,最大的问题还是切中主题的活动内容太少——在北师大的教育交流仅仅不到半天,如此的培训日程,完全是挂羊头卖头肉!

    我相信,对这样的一个有名无实的项目,不只是有良知的旁人才能认清,包括参加培训的教师们在内,其实都明白得很,但为什么他们踊跃参加?盖因乡村教师内心有太多的苦,而崔永元正好利用这些苦,捣鼓出可以忽悠人的蛊惑。

    毫无疑问,绝大部分乡村教师一辈子辛勤奉献于本岗位,他们大多没出过远门,对天安门、长城、cctv演播室等场所充满神往和神秘感,这其实是多数未出过远门的乡村人士的共同心态。记得以前有人编过一个段子,大意是把职业群体分为三六九等,其中最可怜的是乡村教师,他们“山珍海味认不全,首都北京在天边”。这种缺乏视野、缺少见识所带来的困惑,是乡村教师们内心的“苦”。

    而聪明的崔永元们恰恰敏锐地意识到,乡村教师们的“苦”,正好可以用来好好做文章——只要不花老师们自己的钱,即便只是给他们一个旅游参观的机会,他们也会乐于参加这种名不副实的所谓培训。而换个角度看,崔永元们又恰好可以利用公众对乡村教师缺乏知识技能这种境遇的同情,以“培训”之名,吸引大家慷慨解囊。于是,在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下,崔永元成功地在乡村教师的各种需求和公众对教师的同情支持之间,以培训之名蛊惑出华而不实的公益项目。

    我也注意到,在那些最善良的人们看来,即便崔永元的培训如此华而不实,总比不做为好,因为,让心身俱疲的乡村教师们出来旅游一下,好歹也是对他们的慰问,总比一些地方政府长期漠视乡村教师的行为要好,更何况,这些参观毕竟也有助于增长见识。

    这样的看法,如果静止地看,确实有一定道理,但如果放到公民社会建设大潮中慈善公益秩序的角度来看,就会发现其谬误所在。

    一个公益项目赖以存在的基础,是不特定公众基于善和爱所捐献的款项。这种捐助虽和税款有本质区别,但其公益性和公共性无可否认。换言之,对不特定公众所捐善款的使用,不仅应当符合捐款人的意愿,也应该符合谨慎、高效、廉洁的基本要求。

    我相信,在那些向崔永元项目捐过款的人士中,一定会有人愿意崔永元将钱用于包括旅游参观在内的一切用途,甚至愿意授权崔永元随意使用;但我也相信,一定会有多数人会要求崔永元谨慎使用款项,并且要求这种使用尽可能符合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的本来宗旨。这样的要求,其实也是公益项目的题中应有之义,也是“好钢用在刀刃上”的必然要求。

    我们必须承认一个道理:公益善款虽然不是纳税人基于法律强制的财产转让,但它的管理和使用也是需要受到公众严格监督的公共事务,这种监督的严格程度,不能亚于对财政款项的监督程度。这,也是我们过去一年来因为郭美美事件而严厉批评和严格要求红十字会的原因,更何况,崔永元的这个公益基金,恰恰也是挂靠在“红十字”的名下。

    我想提请那些善良的朋友们注意一点:倘若你们认为崔永元把大家向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的捐款用于参观游览是可以接受的事情,那么依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也可以容忍红十字会把大家的捐款用于给一部分人购买健身器材或者买营养滋补品?我想稍有常识的您一定不会认同,道理,你我都懂的。

    由此可见,崔永元的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其实需要做出较大的调整,否则,会给教师培训创下恶劣的先例,更会给有关教育的慈善公益事业形成伤害。

    崔永元这个挂羊头卖狗肉式的乡村教师项目其实也提醒我们:对于公益事业,每个捐款人其实需要多问一个为什么,多添一分质疑的精神。而对于由名人组织的公益项目,尤其是那些挂靠某个基金会的公益项目,不仅需要基金会强化监管,必要时提出纠正意见,而且需要民政部门和有关监管部门加强监督,防止名人利用自身的知名度效应忽悠公众。

    就在本文写作的时候,从内部人士处传来消息,称挂靠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崔永元公益基金”,其实独立性非常强,红基会对其募款的途径与方式、善款的使用范围和方式、财务的监管等,都几近失控。果若如此,则不仅是崔永元公益基金的利空,更是红十字旗下的又一个麻烦。我真心希望,崔永元先生能够珍惜他的名人效应,借本此公众质疑之机,全面公布有关数据和信息,让这个本应充满爱与善良的基金脱离蛊惑仔色彩,保持健康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64184)| 评论(10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