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永州劳教案:两种价值观的危险碰撞   

2012-08-08 12:17:33|  分类: 学法用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陈杰人

 

湖南永州幼女被逼卖淫案终审判决两个月后,由于该幼女的母亲唐慧被永州警方认定为违法上访而遭劳教,这一决定点燃了舆论怒火。现在看来,如果唐慧未被释放,舆论恐会持续关注和批评。

一个无权无势甚至无依无靠的弱女子,仅仅因为想替自己被严重摧残的未成年女儿讨个说法,不管她的上访行为在官方看来多么“不理性”,至少,她还在向政府讨说法,这说明她相信政府、相信法律、相信天理。而官方居然对一个信任它的草民劳教一年半,这显然不符合情理、法理和天理。对此,我坚决反对。并且,我也主张将不劳教或拘留上访者作为政治文明的一条底线。

我不仅反对劳教唐慧,还坚决支持尽快废除单纯的劳教制度,将劳教所涉及的行为纳入司法评价的范围。要知道,对人身自由的限制应当经过司法途径,这是法治社会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起码规则。

其实在该案中,也正是因为公众和法律界对劳教制度的长期批评,加之唐慧作为一个弱女子、一起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家属身份,此番舆论齐声支持唐慧并批评永州的决定。

永州劳教案:两种价值观的危险碰撞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但问题是,作为理性的人,我们不仅要声援唐慧,更要弄清此案中的问题要点,以避免陷入对劳教制度本身的痛恨情绪之中,而忽略了其他的重要问题。在我看来,现在围绕此案之争,恰恰存在两种价值观的危险碰撞——死刑问题和劳教问题的价值排序之争。这两个问题,原本都属于中国人权领域的重大问题且都被有识之士重视,而在唐慧案件中,此二者似有冲突的危险。

根据有关报道和已经公布的资料可知,唐慧之所以上访,主要有两个诉求:一是要求追查案件诉讼过程中的假立功材料为被告人开脱问题,二是要求判处全部7名被告人死刑。我也注意到,唐慧家的律师否认要求判处7名被告人死刑,但已经公布的图片和资料显示,唐慧等人确实明确地以书面方式要求判处全部7名被告人死刑。

永州劳教案:两种价值观的危险碰撞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结合这些材料就可以知道,唐慧即便存在过激上访行为,也是因为其诉求未得到全部满足——永州官方既没有认真追查假立功的问题并追究有关人员责任,更没有判处全部7名被告人死刑。

就其第一个要求来看,这是完全无可非议的,既然法院已经两次认定所谓的秦星制止同监人自杀“证据不足”,那就存在看守所警员和相关人员串通勾结造假的现实可能,对此,永州警方以失口否认的方式来回应,显然无法服众,也无法说服唐慧。可以说,这个假立功的真相,已经成为全案的真相之一,只有彻底查清此事,才能给公众一个值得信服的说法。

但也必须看到,唐慧的第二个要求是不应被支持的。本案的最新终审判决结果,全部7名被告人有2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4人被判无期徒刑,1人被判15年。这是多年来全国范围内类似案件中判决结果最重的之一。

毫无疑问,那些被告人所干下的伤天害理的事情确实令人发指,不管是强奸未成年幼女,还是逼迫其卖淫,都值得重罚。但是,重罚不等于必须全部判处死刑。综合既往司法判例、本案的实际情节和危害后果来考量,前述判决结果,已是相当重了。如果一味支持唐慧的请求,就会对被告人一方构成新的不公平,并且这种不公平可能是以不适当的死刑为代价。

如果说,人们反对劳教唐慧、主张废除劳教制度,是基于一种最基本的人权理念和法治准则,那么,1997年以来实施的刑事政策改革和制度重构,特别是在死刑政策问题上日趋谨慎,也是为了尊重和保护人权。从这个意义上说,反对劳教和限制死刑,其理念是一致的。

但在唐慧案件当中,我看到了一种危险的对立和碰撞——很多人基于对唐慧母女遭遇的同情而陷入一种高度情绪化的声援,甚至发出了“支持唐慧,判处7人死刑”的呼吁,这样的声音,在喧嚣的网络中很有号召力,很容易淹没理性的声音。

如此声音,实际上围绕唐慧的非理性诉求形成了一种价值观的悖反——支持唐慧,就包含了反对劳教的立场和支持滥用死刑的立场。这样一来,本来统一的价值观,在唐慧案件中发生了对立。

诚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无限度地支持唐慧的一切诉求,比如有一种理性的声音认为,既要反对劳教唐慧,同时也不应支持其要求判处全部被告人死刑的主张。可问题是,在长期的上访中,唐慧的重大诉求之一就是要判处全部被告人死刑。所以,我们必须谨防一个恶果——我们对唐慧的声援,让她误以为我们会支持她的全部诉求。

那么,怎么才能处理好这对看似棘手的矛盾呢?我认为关键有两点:一是官方的实事求是作风,二是学界和舆论的理性态度。

对于官方来说,首先必须认识到劳教唐慧的不正当性,并尽快正式撤销该决定,对于唐慧上访过程中的一些过激行为,多给予引导和劝解;对于其不幸的家庭,多给予帮助和扶持;对于案件中存在的假立功、嫖客责任追究等问题,启动调查程序,透明、公正地查处有关人员。

对于舆论和学界来说,在反对劳教的同时,必须重申反对滥用死刑的原则。要知道,劳教侵犯的只是人身自由,而滥用死刑则侵犯了至高无上的生命权,绝不可因为反对劳教而让人误会为支持滥用死刑。只有学界和舆论重申并维护这一准则,才会使包括唐慧在内的众多刑事案件受害人打消对死刑的迷信和过度追求,从而为理性的解决铺平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807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