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首评贵州六盘水公安局非法介入矿权买卖:公权的谦抑是市场安全的基石  

2013-04-29 13:51:12|  分类: 学法用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评贵州六盘水警察非法介入民事纠纷:

公权的谦抑是市场安全的基石

文/陈杰人

 

2009年以来,贵州六盘水市公安局以刑事手段非法介入民事合同关系,将一起煤矿股权交易中的正常市场风险,无限上升为所谓“合同诈骗”刑事犯罪,并以此为由试图抓捕交易合同的一方,所幸的是,被抓捕的两名对象王腾云、王乐贤分别系湖南娄底和涟源市的人大代表,湖南两级人大通过认真审查有关证据和事实,认定六盘水公安局的行为不合法,所以依法不予许可逮捕或采取其他强制措施。(有关该案详情见http://chenjieren999.blog.163.com/blog/static/1830940902013324113314280/

笔者首先要对湖南娄底市和涟源市人大对违法办案的警察坚定说“不”的勇气表示钦佩和赞赏。根据《代表法》的规定,非经人大主席团或人大常委会的许可,任何机关不得对县级以上人大代表进行刑事审判、逮捕或采取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这一特别保护规定,不仅是对人大代表勇于履行职责的制度保障,而且是基于民主的精神对选民的尊重。不过在实践中,难得见到人大常委会拒绝公安等部门的申请。从这个意义上说,娄底市和涟源市两级人大过去4年中连续两次拒绝六盘水公安局的申请,是对体制内长期以来“官官相护”潜规则的破解,体现出人大敢于和善于说“不”的硬气与底气。

查阅有关资料可知,该案源于贵州毕节地区威宁县的一场煤矿股权交易。2008年,在煤炭行情最高峰时期,王腾云将其拥有的威宁县一座年产9万吨的拖猫山煤矿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佳顺公司,但合同履行完毕后,随着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变化,煤炭行情急剧下跌,佳顺公司对拖猫山煤矿的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于是,该公司提出拖猫山煤矿“无煤可采”,并控告卖主王腾云“合同诈骗”,而对此案毫无管辖权的六盘水市公安局也莫名其妙地对此立案侦查。

股权是投资者对公司进行投资形成的权利,这种权利的价值和发展趋向,取决于所投资公司的市场行情。股权不同于债权的地方在于,债权的风险来自于债务人的偿还能力和态度,而股权的风险来自于投资对象本身的市场风险。佳顺公司买下拖猫山煤矿的股权,就必须承担煤矿经营本身的市场风险,而绝不能因为市场行情下滑,就认定是“受了骗”。至于佳顺公司说拖猫山煤矿“无煤可采”更是无法服众的说法,因为该矿系当地6个煤矿整合而成,不可能无煤可采。

纵观整个案件,围绕拖猫山煤矿的股权转让,作为买方的佳顺公司应该承担市场风险。即便认定该矿真的“无煤可采”,那也是买方应当承担的竞购风险。因为,世界上没有哪笔交易是保证必须赚而不会亏本的。六盘水市公安局错就错在,一是混淆了市场风险和诈骗的区别,将正常的矿产交易风险不当地上升为“合同诈骗”,二是违反公安部的明文规定,违法以刑事手段介入民事合同关系;三是牵强而为,对不发生在本地的矿权交易进行立案侦查,是典型的越俎代庖;四是和买方少数人勾结在一起,甚至在办案中和买方矿主同吃同住打牌赌钱。种种事实和迹象表明,六盘水市公安局在这个问题上陷入了公权干预私权、以国家暴力机器打压合同一方的泥淖。

搜索网络资料还可发现,对拖猫山煤矿的违法介入,只是六盘水市公安局违法以刑事插手民事的个案之一,早在2010年,还有人在网上信誓旦旦地举报该局部分警员违法插手民事案件,并对当事人进行刑讯逼供。看来,六盘水公安局擅长此举。

从更宏观的视域来看,这些年来,随着民事纠纷尤其是市场经济中的民商事纠纷日趋普遍、复杂,一些地方公安机关基于利益驱动,违法插手民事纠纷的行为也日益增多,虽然公安部三令五申予以禁止,但各地方公安机关依然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

众所周知,民商事关系的核心特征之一,就是当事人之间地位平等,大家秉承诚实信用、等价有偿、自愿等原则,进行市场交易,通过这种交易促进流通、发挥资源效用,从而促进市场经济的发达和繁荣。

不可否认,在市场经济中也存在欺诈、侵权等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对此,公权机关应该依法制止甚至给予制裁。但必须看到,公权介入各类市场关系,必须保持谦抑,这里包括两条原则,一是介入的必要性原则,即能不介入就不要介入,除非存在明显的违法行为;二是介入的谨慎性原则,即在介入时,公权只负责查处那些明显违法的行为,而不应介入本应属于市场调节的范围。

以拖猫山煤矿股权买卖为例,这本是买方因为市场的政策性风险而面临的经营困难,尤其是有关矿权的经营,本身就存在矿产资源丰富与否的行业性风险。六盘水公安局以拖猫山煤矿“无煤可采”就武断认定买方合同诈骗,这是对矿产行业性风险的无知,并以无知当借口非法干预民事纠纷。

公权在介入市场经济关系的过程中,如果不能秉承必要性、谨慎性原则,就必然打破市场交易中本来平衡的关系,其最大的恶果之一,就是让市场主体失去对市场交易的行为预测可能性,继而失去市场的安全感,如果长此以往,就会让整个市场经济丧失安全的基础,从而阻滞市场的发展和繁荣。

30多年前,安徽小岗村的农民,以富有创造性的思维,勇敢地将承包机制引入土地使用,从而引领了伟大的当代中国的市场改革,设想一下,倘若当时没有万里等老一辈领导人的坚定保护,倘若当时的安徽公安机关以惩处犯罪为由介入这场伟大的变革,那么,直至今天依然被人们广泛称道的那次土地改革的萌芽,就会被扼杀。

今天,当小岗村土地承包所触发的市场机制已然在中国大地结出累累硕果之际,六盘水公安局仍然迷信自己的权力,并不顾公安部的规定,悍然介入正常的市场关系,这种行为表明,在市场意识已经普遍深入人心的今天,有些公权的掌控者,依然无视市场规则,习惯于在市场中弄权,这种人和这种行为,必然因为破坏市场的安全机制而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评论这张
 
阅读(16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