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湖南高官干预司法遭省委巡视组专题批评   

2013-08-28 15:05:06|  分类: 原发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政法委原副书记干预判案搅动多方权柄

最高法接申诉或因政治原因左右为难

 文/陈杰人

 

 导读:这是一起发生于湖南的、已广为人知的司法错案。原湖南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彭对喜接受商人谭向东请托,非法干预司法,直接以权力胁迫法官,使一起案情简单的4000万元借款案人为复杂化,并最终导致案件错判。

让人感动的是,在湖南,并不是所有的官员都迷信权柄,包括省委巡视组、省人大常委会、长沙市公安局在内,很多有权机关亦根据法律和事实,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提出了监督意见或履行法定职责查明事实。现在看来,围绕这起案件,由省委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和省高院、省检察院的个别领导干部一边,和省委巡视组、省人大以及警方,形成了一场干预和反干预的拉锯战。

更荒唐的问题还在于,就在本案的受害人向最高院申诉后,湖南方面有人谋划,试图以维护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任湖南时所建设的法治湖南形象为由,胁迫最高法院不要纠正此案。

 

 今年617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了湖南省委政法委原副书记彭对喜接受商人谭向东请托,非法干预两级法院对一起4000万元借款纠纷案件的审理,造成对方当事人合法利益严重受损之事,引起舆论的强烈反响(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3-06-17/035927415215.shtml)。

2013年08月28日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让人叹息的是,在彭对喜等人的非法干预下,尽管有法官、警察和纪委官员努力抵制与制衡,但该案已在长沙中院和湖南高院作出明显错误的判决且生效,目前,作为该案的直接受害人,长沙理想房地产公司已向最高院申请再审。

根据报道提到的线索和案情所涉及的人与事,笔者在北京、湖南两地深入调查采访,发现此案所隐藏的内幕让人怵目惊心,远非已经公开报道出来的事实那么轻巧和简单。

准确地说,该案是在彭对喜的领衔下,湖南省级机关一些掌握关键权力的官员集体为不法商人作势、肆意践踏司法秩序、损害公平正义的集体窝案。也可以说,该案是当前一些地方政法委官员非法干预司法个案、人为损害司法公信力的典型和缩影。

当事人还指,在这起案件中为诉讼一方谭向东帮忙的,除了湖南省委政法委时任常务副书记彭对喜,湖南省高级法院主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宋凯楚、湖南省检察院一位副检察长等重量级人物亦卷入此中。而为了抵制这种干预并查明案情,长沙市公安局已查清谭向东伪造公司注册登记资料和合同作为诉讼依据的事实,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也曾根据省纪委巡视组的专题报告向湖南省高院提出监督意见,可惜的是,本案在政法委书记——高院主管院长——主管副检察长这个联盟的左右下,前述这些制衡力量很难发挥作用。

 4000万元借款飞了

   2005年初,商人谭向东找到长沙理想房地产公司(以下简称长沙理想公司)负责人谭件云,称自己正在投资建设武汉市锅顶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这个项目因为符合产业政策和环保政策,将会得到政府很多支持,哪怕发电项目本身不赚钱,也能借这个项目得到很多财政资金。

谭向东表示,希望从长沙理想公司借款启动项目。考虑到谭向东曾在银行工作的背景和项目本身的前景,2005525日,谭向东与长沙理想公司签订借款协议,约定由长沙理想公司借款4000万元给谭,用于工程建设,借款期限1年,年利率20%,此借款由上海汇时达发展有限公司提供担保。

银行汇款凭证等证据表明,合同签订的当天也就是525日下午,该公司就把4000万元汇给了谭向东指定的北京银瑞宝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账户。但现有合同文本亦记载,该合同的签订日期是526。谭件云回忆,当时签协议前先把借款合同打印成文本,在日期上的字前留下空白,以便于签署时手书填写时间,谭件云当时没注意到,合同日期由谭向东填写成了526日,也恰恰是这个日期的笔误,成了日后谭向东拒绝还款和湖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彭对喜和一干人等干预司法帮助谭向东的借口。

打款之后,一开始谭向东还能和长沙理想公司保持联系,但几个月之后,谭件云发现,不仅武汉那个发电项目毫无进展,而且谭向东莫名其妙地失踪了,4000万元的借款,也没有了下文。

 政法委书记批示来了

 因为找不到谭向东,谭件云意识到自己受骗了。通过多方打听和蹲守,谭件云终于找到了谭向东。问及借款的去向和还款的打算以及失踪的原因,谭向东百般解释,称发电项目没有进展,但自己因为很,一直没有和长沙理想公司联系,但是,保证会归还借款。双方就归还借款之事作了具体商讨。

此后几个月,谭向东通过银行转帐,向长沙理想公司陆续还款2000万元,但之后便再无下文,谭件云再也无法联系到谭向东。

又经过约半年时间,谭件云再次通过多方打听,将谭向东成功地堵在某宾馆,谭向东再次诚恳地解释自己失踪的原因,不过,正当双方要就下一步的还款达成协议时,谭向东以上卫生间为名,直接消失在谭件云的眼皮底下,连宾馆房间里的护照和日用品等都来不及拿。

20084月,多次催讨剩余借款无望的长沙理想公司,一纸诉状将谭向东告上长沙中级法院民事庭。经过认真质证和审理,长沙中院确认了谭向东与长沙理想公司的借款合同和事宜,并于当年1014日判决谭向东偿还借款本金2000万元和约定利息,并由担保人上海汇时达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3年08月28日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2009年初,案件进入到湖南高院的上诉审阶段,合议庭经过开庭审理,经合议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判决正确,依法应当维持原判,驳回谭向东的上诉请求。

就在这一诉讼阶段,谭向东通过关系找到刚刚离任湖南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并担任省委督办专员的彭对喜“做了大量工作”,请求他帮助自己胜诉。

笔者无法确知谭向东和彭对喜之间就此案进行过什么具体的勾兑,但有关情况显示,彭对喜接受请托后,本来很正常的司法诉讼陷入了非常微妙而敏感的漩涡。

省委巡视组给有关部门的内部报告说,谭向东要彭对喜找湖南高院和长沙中院所有分管领导批示,给省高院主管领导、庭长和承办法官施压,甚至要庭长和承办法官单独向他汇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也指出,为了达到帮助谭向东的目的,彭对喜甚至不惜以威胁口气训斥本案的审判长黄腊妍,彭威胁法官说:

不要以为我不是政法委书记就管不了了,我还是督办专员,你们的事还是要听我的意见,我还是可以说话的

为了显示出公事公办的态度,彭对喜甚至还授意有关人员写上案情报告,然后在报告上批示湖南高院要科学取证。对此,湖南官场内部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貌似合理的批示,其实就是一种暗示,稍微有政治经验的人都知道,领导这么说,意思是要帮助某一方。

回忆起彭对喜干预的细节和情形,湖南高院一位法官回忆道:通常而言,领导过问案件,也是点到为止,不会明目张胆地要求违背基本事实和原则。像彭书记这样强硬地干预个案,真的极其罕见,这压得法官有点喘不过气来。

在彭对喜的积极干预下,湖南高院最终通过审委会决定的方式,否决了合议庭支持原判的意见,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在审委会讨论该案件时,按常规,作为分管的院领导应该发言靠后,但湖南省委巡视组的书面材料显示,在湖南高院这次讨论中,湖南高院副院长宋凯楚抢先第一个发言定调,要求发回重审,对案件作了有利于谭向东的定性,以此成功地引导了审委会。他这样做很明显,大家都不是傻瓜,谁也不会为了一个不关自己利益的案子去得罪一个副院长而提不同意见。湖南高院内部人直言。 

好端端的审判乱了 

案件回到长沙中院重新开始一审,好端端的审判秩序全乱套了。湖南省委巡视组后来的专题报告透露了其中的细节。

首先是彭对喜不顾基本的官场纲常,作为省级机关的领导干部,居然直接向长沙市中级法院的主管领导打招呼、批示,明目张胆地干预一审的审判。

为了配合彭对喜的出面活动,谭向东编造了一个假协议,称本案所涉及的借款,实际上是深圳市瑞银基业与深圳市理想基业实业的4000万元协议借款,只是深圳理想公司委托长沙理想公司代为付款。

谭向东还向法庭谎称,他是于2005526日在长沙与长沙理想公司订立的借款协议,而现有付款凭证记载的长沙理想公司付款日期是525日,付款在前协议在后不符合常理。谭向东说,长沙理想公司525日的那笔4000万元付款,其实是代深圳理想公司支付借款。而他和长沙理想公司526日的借款协议没有实际履行。

尽管其他大量证据都能证明前述付款,就是长沙理想公司向谭向东的借款,但因为借款协议上的日期笔误,让彭对喜和谭向东如获至宝,也让彭对喜干预司法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2011817日,在严重超出审限一年多以后,长沙中院采信了谭向东提出的虚假证据,改判原告长沙理想公司败诉,谭向东无须偿还借款。

省委巡视组指出,这是在彭对喜的非法干预下,长沙中院进行的非正常审理柄作出的非正常的判决。

一审打好了诉讼的基础,案件由长沙理想公司上诉到湖南高院,高院顺从彭对喜的意旨,顺理成章地维持了原判。至此,实际借出数千万巨款的长沙理想公司彻底败诉。

对这样的审理结果,有人直斥其为湖南司法史上的耻辱一起证据如此确凿、案情如此简单的案子,哪怕是个没读过书的农民来判都不会判错,长沙和湖南两级法院最终却作出如此荒谬判决,这皆因党棍对司法的强奸。批评者说。

申诉很难有指望了

 早在媒体报道前,本案因彭对喜的多方活动而在湖南官场内部被众人知悉,耐人寻味的是,围绕这个案件有关事实的真相,湖南一些机关和官员展开了一场干预和反干预的拉锯战。

在谭向东非正常胜诉后,长沙理想公司毅然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追究谭向东恶意侵吞借款拒绝归还的诈骗刑责,以及伪造证据胜诉的诈骗罪责。

长沙公安机关立案后,不仅查实了谭向东的民航记录足以证明他526日不在长沙,而且查证了谭向东指使他人冒用长沙理想公司股东签名,在深圳设立假公司,用于签订前述假借款协议,以混同借款主体,骗取法官信任。

就在长沙市公安局侦查期间,彭对喜再次非法干预,要求警方停止侦查。当警方向长沙市芙蓉区检察院提请逮捕该案的核心造假人邓支农时,彭对喜又协调湖南省检察院某副检察长,由这位副检察长违反规定程序,以个人名义向下级检察院打招呼施加压力,要求不要批捕邓支农,导致案情无法进一步查明。

为了查明案情,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坚持原则,在检察院不批捕的情况下,向检察机关提出书面复议申请,重申本案中邓支农等人的犯罪证据链,再次要求批捕。

而湖南省委巡视组在巡视中了解到本案的有关荒唐行为后,亦向省委、省人大常委会提交了专题报告,要求给予监督,追究彭对喜等人在本案中的责任。

笔者获悉,接获省委巡视组的报告后,湖南省人大常委会亦通过内司委向湖南省高院提出了监督意见,但湖南高院没有理睬。

现在,案件申诉到了最高法院,尽管有充足的证据作为依据,但最高院一直没有决定是否再审,长沙理想公司的诉讼前景似乎不很乐观。

中国政法大学一位熟悉最高法院运作程序的法学家认为,这个案子因为媒体报道,影响很大,关键问题是彭对喜作为省委政法委的常务副书记非法干预这事,发生在周强担任湖南省长和省委书记期间,这不仅是司法丑闻,也是周强任内的政治丑闻,对此,周强不得不面临痛苦的抉择——如果决定再审纠正这起案子,那就是承认自己任内的重要属下非法干预司法,这对周一直津津乐道的法治湖南政绩是个严重的伤害;如果不再审纠正,虽然可以掩盖自己任内的丑闻,但又有违自己担任最高院长后屡屡强调的司法公正和其他有关政治口号。

最高法院一位法官也私下委婉透露,现在最高院,法官对涉及到湖南的案子、尤其是媒体紧盯的案子通常比较敏感,因为怕一不小心影响到周院长在湖南的政绩声誉

而在湖南方面,有人看到长沙理想公司坚定申诉谋求纠正错判后,也开始谋划从维护稳定和维护法治湖南的形象入手,游说最高院不要再审这起案件。

2013年08月28日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评论这张
 
阅读(211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