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案背后的逻辑   

2013-08-05 02:2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高院法官集体嫖娼案背后的逻辑

 

文/陈杰人

 

在媒体的密切关注下,被网络举报集体嫖娼的上海市高级法院四名法官今天被停职接受调查。《京华时报》的报道说,此事件的爆料人向上海市纪委提交了时长30多个小时的完整视频证据,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此前在一桩诉讼案中不正常败诉,爆料人的诉讼对方是该院民一庭副厅长赵某的亲戚,他怀疑赵在此案中有干预司法的嫌疑,于是经过长达一年的跟踪拍摄,不仅成功拍下了赵某违纪的证据,还顺便拍下了赵的上司嫖娼的证据。

作为一个高级法院的法官,理当严守法律和道德,在生活中谨慎从事,而上海高院的领导层成员和本院下属法官集体招嫖,不及破了法官的底线,甚至也犯了生活的大忌,这在全球都堪称典型丑闻,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法官队伍目前的道德水准。

比起法官集体招嫖更值得关注的事情,是爆料人宁愿花费长达一年时间去掌握扎实证据的决心与恒心。从报道可知,早在一年多以前,爆料人就感觉到上海高院法官赵某有帮助其亲戚不正常胜诉的嫌疑,但苦于没有直接证据,只好搜集赵某其他的违法违纪证据。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一年的努力,爆料人不仅掌握了赵某违纪证据,而且顺带把赵的上司也牵了进来。

其实这里存在一个隐含的逻辑:当普通的公民对明摆着的司法不公心生怨恨时,光凭这个案子本身的不公判决(或执行)去向任何机关投诉,都不会得到官方的响应,只有掌握了法官确凿的违法证据才可能投诉成功。这种隐含的逻辑在官方那里,说白了就是对自己的官员“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也正是在这种保护心态下,很多官员慢慢滑向深渊。

在上海高院,同样存在一个鲜活的案例——从今年初开始,上海振昌金属资源公司的员工在网上实名、反复举报前上海高院政治部主任吴偕林接受江苏老乡丁某的委托,非法干预下级院的刑事审判,为丁开脱罪责。在吴的干预下,上海二中院以一纸完全不讲理的裁定,撤销了下级宝山区法院对丁某的有罪判决。从那时起,作为本案的被害人振昌公司,其员工就一直在举报吴偕林。但由于这些可怜的员工没有掌握吴诸如他前述同事那样的丑闻证据,所以任他们怎么告都没用,甚而至于,在今年上半年,吴偕林在众声举报之下被带病提拔为副院长。

由上海高院这两个例证可以看出,现在民众对官员的举报,除非掌握确凿的证据,否则很难告倒一个官员,因为在官员体系内部,都信奉一种“同行相护”的江湖义气,对于证据没浮现出水的,坚决不查;对有些证据开始暴露的,先谈个话提醒提醒,对证据被完全挖掘出来的,即便要处罚,也会尽量从轻。

再以吴偕林被举报这件事来看,当上海二中院的那个不讲理的裁定出现时,就应该是纪检、监察和检察机关出手之时。可是,这些机关集体失语了,让吴偕林能够继续春风得意。

有关部门应该认识到,反腐败和相关工作,应该依托广大民众的支持,对民众提供的有价值线索,都应该先查。现在,吴偕林被举报了那么久,为什么就没动静呢?

 

  评论这张
 
阅读(431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