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2013-09-07 19:41:35|  分类: 原发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失6年

 长沙市人大疑为占有者保驾

 

文/陈杰人

 

 

    导读:8年前,国家电网长沙电业局通过司法途径向长沙矿业集团讨还被拖欠的电费1.3亿多元,执行过程中,该局代理律师喻国强将执行所得款项4000多万元据为己有。国家电网以喻国强构成侵占罪为由向长沙市雨花区法院提起刑事自诉,但由于喻国强系长沙市人大代表,法院多次申请对其刑事审判,长沙市人大长期搁置不审议,致使喻国强一直免受审判,数千万国有资产流失在外。

 

    更深调查表明,喻国强曾向法官多次行贿被写入刑事判决书,并因严重违反职业规范被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业处罚,但即便在喻国强被罚之后,长沙市依然在人大换届选举时让喻再任人大代表。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长沙电业局对喻国强提起的刑事自诉状

 

 

 

    8月下旬,长沙市雨花区法院一位工作人员再次致电长沙市人大,询问对长沙市人大代表喻国强刑事审判申请的审议结果,电话那头依然是含混的回答——既不说许可,也不说不许可,甚至连何时提交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都没有明确说法。

 

“长沙市人大和我们捉了4年迷藏,这么做,不仅是对司法机关的嘲笑,更是对法律的嘲弄。”雨花区法院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领导说。

 

    雨花区法院拟审理的这起刑事自诉案件,自诉人(被害人)是国家电网公司长沙电业局,过去4年多,该局认定自己被长沙市人大代表、律师喻国强侵占4000多万元执行款,在多方协调无望的情况下,欲通过司法救济,挽回流失的巨额国有资产,无奈强龙难压地方势力,在长沙市人大的保护下,这位被控侵吞巨额国有资产的律师,借着地方人大代表的身份,一直未受法律追究。

 

 省政府协调 国有资产缩水9000

 

    在长沙所属的宁乡县,地方国有企业长沙矿业集团开有大型煤矿“煤炭坝”,多年以来,煤炭坝累计拖欠国家电网公司电费本金6000多万元。

 

    200512月,湖南省高级法院根据国家电网长沙电业局的诉请,判决煤炭坝向长沙电业局支付拖欠电费6000多万元,并依照供电合同支付滞纳金6800多万元,两项合计1.3亿余元。长沙电业局在这项诉讼中的代理律师是湖南强晟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喻国强。

 

    百度资料显示,喻国强曾是体育专业毕业,在长沙某中学当体育老师,后自学法律考上律师执照并成为执业律师。百度百科对喻国强的介绍,称其是全国“唯一不交律师会费的律师”。

 

    在这次诉讼过程中,考虑到煤炭坝是湖南重点国有能源企业,省政府有关领导出面,组织长沙矿业集团和国家电网方面召开协调会,以“帮助关心困难企业”为名,向国家电网施加压力,最终确定拖欠电费的偿付方案:由长沙矿业集团向长沙电业局支付电费4000万元电费本金,其他电费本金和滞纳金“挂账处理”。

 

    熟悉政府运作模式的人士解释,所谓“挂账处理”,其实是一种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不用急着还了。充其量是在作为债务人的企业破产时,债权人可以通过破产债权申请分得一杯羹。

 

    电力部门一位负责人回忆道,当时省政府领导口气强硬,要求电力部门无论如何要支持地方发展。“这个会议真值钱,几个小时,就让1.3亿的国资缩水9000万元。”

 

 4000万元电费款进了私人腰包

 

    即便是前述省政府对电费的“腰斩”意见,在经法院确认并形成书面调解协议后,长沙矿业集团也长时间未实际履行。2006年底,长沙电业局申请湖南省高院强制执行,省高院依据申请,指定益阳市南县法院执行。

 

    法院系统的知情人告诉笔者,这样的“指定执行”,其实就是省高院对基层法院的经济照顾,因为执行时要按照标的一定比例收取执行费,哪个法院获得如此巨额标的案件的执行权,意味着它获得了一笔轻松的收入。根据最高法院关于执行费的阶梯收费标准,南县法院即便简单强制划拨执行4000万元,亦能获得约20万元的正当费用,这对一个案源相对不足的法院来说是一笔“横财”。

 

    进入执行程序后,南县法院查封了煤炭坝在长沙的一块土地和一栋房屋,分别拍卖得到4528万元和189万元,并把执行款4700多万元直接划转到了长沙电业局的诉讼代理律师喻国强所指定的帐户上。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南县法院竟在长沙电业局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不仅超标准收取了50万元执行费,还出具白条向长沙电业局“借支”200万元。

 

    南县法院则一方面将那栋坐落于长沙市最繁华路段的房屋(楼高7层约800多平米,市场价估计逾千万元),以189万元价格拍卖给了喻的前妻周某。

 

    业内人士指出,南县法院此举至少有两处严重错误,一是不应该以借款等任何方式向案件当事人或代理人索取法定收费外的钱财,所谓200万元的借款,有腐败之嫌;二是如此巨额执行款,通常应该划转到当事人即长沙电业局账上,将巨额执行款划给代理律师的账户而不是当事人账户,严重违反湖南省高院的规定,很不妥当。

 

    有关证据显示,前述存于喻国强指定账户上的4700多万元执行款在到账后,立即通过多重转手,分别转到了喻国强的父亲和前妻周某账上,这些钱部分被取现。雨花区法院所调取的银行监控录像证据显示,喻的前妻周某,多次到银行柜台取走了大额现金。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监控录像中,喻国强的前妻周某正在柜台前大额取现

 

    200812月,南县法院向长沙电业局下达裁定书,裁定前述诉讼案件已经执行终结。到这时,没收到一分钱的长沙电业局才如梦初醒。当有关人员向南县法院查询执行款的去向时,才被告知该款已悉数转入代理律师指定账户。在给喻国强发函要求其将执行款返还未果后,长沙电业局向雨花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请法院判定喻国强悉数返还执行款。

 

    然而,在雨花区法院根据长沙电业局的申请,对喻国强代收案款的指定账户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时,才发现这笔案款早已被多重倒转,七零八落地到了喻强的多位亲属或关系人的个人账户或被取现。

 

    雨花区法院甚至还发现,只要查到哪笔款的去向,这笔款马上就被转走或取现。其中,喻的前妻一次就到银行提取现金300万元。

 

    至此,长沙电业局认定喻国强指定南县法院将4000多元案款划至其自己指定账户的真实目的在于占有该笔巨额案款。

 

 

人大代表的“特权”

 

 

    2009311日,深感问题严重的长沙电业局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控告喻国强利用委托关系之便,将代为保管的执行款据为己有拒不退还,应以侵占罪追究刑事责任。

 

    一周之后,雨花区法院经过审理有关材料,认为长沙电业局的刑事自诉符合刑诉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受理长沙电业局的刑事自诉。同时鉴于涉案金额巨大,且喻国强与及前妻多次转移、隐匿案款,具有现实的人身危险性,故拟依法逮捕喻国强及其前妻周某。

 

    但因喻国强系当届长沙市人大代表,按照法律规定,未经长沙市人大常委会许可,法院不得对其予以逮捕与刑事审判。因此,雨花区法院依照《代表法》的规定,向长沙市人大提交了关于许可对喻国强予以逮捕与刑事审判的申请。

 

    当时正值长沙市人大召开主任会议,按照程序,对此类申请,应由主任会议审查有关申请后,决定是否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不过这次,长沙市人大主任会议没有将雨花区法院的申请提交人大常委会审议,其理由是雨花区法院没有资格向长沙市人大申请,而应该由长沙市中级法院申请。

 

    法律专家介绍说,长沙人大这种理由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对人大代表的强制措施或刑事审判,是基于办案的需要,不管对于何种级别的人大代表,只要是办案机关提出申请,该代表所在的同级人大常委会就应当予以审议。

 

    这位专家还介绍说,201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了《代表法》,其中对于人大代表未经批准免受刑事审判和人身强制措施的规定,修正案在该法第32条增加了特别规定,就是人大常委会审议对人大代表的刑事审判或强制措施申请,应当审查是否对代表的发言和表决进行法律追究,或者对代表执行职务行为打击报复,并据此作出决定。现在,长沙市电业局对喻国强的刑事自诉,不属于这两种情形,长沙市人大常委会没有理由不予许可。

 

    一位熟悉长沙政坛的人士告诉笔者,喻国强和长沙市人大常委会贺某等一些领导关系甚笃,喻在人大机关非常熟稔,很多人都会给他一个面子。

 

    久拖之后,长沙市人大对雨花区法院的申请,既不说许可,也不说不许可,就这么搁置着。三个月之后,当法院再次提出申请时,长沙市人大甚至通过长沙中院找雨花区法院打招呼,要求“不要给领导添麻烦,不要立案审理”。

 

    在此过程中,长沙市人大还组织喻国强、长沙电业局和长沙中院开协调会,并要求电业局撤诉。而喻国强也提出,4000多万执行款应该全部归自己所有,其理由是曾经和电业局的代理协议约定了胜诉回报比例,而省政府做工作将1.3亿标的压缩成了4000万,未经过喻国强同意,所以,喻应该按照1.3亿的总额计算代理费。

 

    喻国强还提出,为了替长沙电业局打官司,曾花费会计师事务所费用1000多万,请某商务调查公司花费1400多万,不过资料显示,这家商务调查公司,其注册地点居然和喻的律所是同一地点。

 

    长沙电业局反驳说,根据协议,只有在执行款实际到达长沙电业局账户后才能计算代理费,省政府协调的结果,不是电业局自愿放弃债权,而且也是喻国强所明知的,在执行款未到位的时候,喻强根本无权收取代理费。

 

    僵持之下,南县法院被迫出面,让喻国强将其中2800万元执行款退给了南县法院。在湖南省高院的协调下,南县法院除将其中的590万元退给电业局外,将其余2000多万元作为刑事自诉的涉案款转给了雨花区法院。

 

    “我们想要审理这个案子,长沙市人大又不批准,不审议,判决前,这2000多万元我们又无权交给电业局。长沙人大给我们活生生制造了一只烫手山芋。”雨花区法院一位领导苦笑道。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根据国家电网方面和喻国强达成的协议,只有在国家电网收到欠费后才能支付律师代理费

 

 

屡次行贿被罚居然再次当选代表

 

 

    有关资料显示,喻国强作为长沙市的执业律师,曾因向长沙中级法院执行庭长陈建伟行贿被查,湖南益阳市中院对陈建伟的刑事判决,确认了喻国强向陈建伟两次行贿10万元的事实。

 

    由于喻国强违反了律师的职业规范和法律,湖南省律协决定取消其会员资格,并对强晟律师事务所予以公开谴责。湖南省律协在这份处罚决定书中称,喻国强侵占委托人巨额案款、向法官行贿的行为“亵渎法律”、“玷污律师行业”。

 

    对于喻国强违规向南县法院“借款”200万元的行为,长沙市司法局经过调查,认定其行为属于“不正当手段”,决定给予喻国强停止执业一年的处罚。喻不服该处罚,向法院起诉长沙市司法局,一审被法院驳回。

 

    就在该行政诉讼二审期间,喻国强拿出两纸收据,称前述向南县法院的200万元“借款”实系法院的执行费,包括向煤炭坝所收120万元、向电业局收80万元。当时的借条,只是属于财务上的“暂收款”。

 

    “执行费哪有这么高的?如果南县法院的这两张执行费收据是真的,一张是收原告的80万元,一张是收被告的120万元,岂不真的承认自己吃了原告吃被告?”湖南一位知名律师反问

 

    让人不解的是,尽管喻国强已因电业局的刑事自诉而成为刑事被告人,且多次因违法向法官行贿和违反职业规范受罚,但在2012年举行的长沙市人大换届选举中,喻再次当选为市人大代表。

 

    记者查阅到的举报材料显示,为了促成此事的公正解决,以全国人大代表肖利琼领衔,联合9名湖南省人大代表,曾就此案向湖南人大提出举报,要求湖南人大督促长沙人大依法履行职能,但这份措辞严厉的举报和控告,亦未得到湖南官方的积极回应。

 

    了解本案详细内情、素有“三湘刑辩第一人”之誉的邱兴隆教授实在看不过去,曾就此案举办名为“史上最牛律师侵占案的法里法外透析”专题讲座,邱教授在讲座中说:“这样的律师与人大代表可谓空前绝后,说其是史上最牛律师与最牛人大代表,名副其实。这样的人能够再次当选长沙市人大代表,能够得到人大的特别保护,说明长沙人大有关官员在这个问题上陷得很深了。”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10名全国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对喻国强的控告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湖南益阳中院在对一起长沙中院法官受贿案的刑事判决中,明确记载了喻国强两次严重行贿事实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湖南省律师协会对喻国强及其律所的处罚决定

 国家电网4000万资产流入长沙人大代表腰包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喻国强其人

 

    后记: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巨额国有资产流失大案,案件历经数年没有结果,和长沙市人大态度暧昧有重要联系。我相信,喻国强作为一个执业律所,不会不知道侵占的法律后果。但在本案中,从当初的合作关系到后来的对簿公堂,喻国强与国家电网方面的关系破裂,无非就是因为这笔4000多万的资金。这笔钱到底应该属于谁?本应由法律来作出评判,即便是长沙电业局提起刑事自诉,亦不等于喻国强就一定是犯罪。而现在的问题是,这笔巨款一半冻在法院,一半留在喻国强处,本应对此进行裁判的法院,却因长沙市人大的不依法履行职责而无从进行。在长沙市人大的消极不作为下,巨额国有资产去向未定,喻国强的行为性质未定,一个本来可以通过司法裁判而定的简单关系,因而变得复杂。可以说,该案是当前中国法治乱象中的一个缩影。

 

  评论这张
 
阅读(14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