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在故我思

 
 
 

日志

 
 
 
 

国家反垄断委为何出“内鬼”?   

2014-08-15 15:53:48|  分类: 社会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反垄断委为何出“内鬼”

文/陈杰人

2014年08月15日 - 陈杰人 - 我在故我思

 

 

据媒体报道,正在紧锣密鼓对外企的垄断行为进行调查的国家反垄断委,近日宣布解聘其专家组成员张昕竹,原因是张未经批准,便以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的身份,受聘于正在接受调查的外企高通公司并收取600万元的高额报酬,还为高通公司出具所谓“未构成垄断”的依据。

尽管事后张昕竹辩解称,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正常地替一个案子中的对象辩护。这种辩解显然站不住脚。因为他彼时的身份是调查组成员而不是高通公司的辩护人,你如果既当调查组咨询专家,又当辩护人,至少在职业道德上就存在严重的问题。

对于张昕竹的解聘,我深表支持,并欣赏国家反垄断委的信息透明和不护短行为。这也表明,在反垄断的问题上,国家反垄断委开始动真格,开始对法律负责,对国民负责。

在我看来,对张昕竹的前述处理还太轻。想想看,他作为国家反垄断委调查组的专家成员,掌握了多少秘密,居然就这么轻易被收买。他的行为,从法律上构成利用职务之便收取好处,应当追究受贿罪的刑事责任,如果涉及到出卖国家机密,还可能构成泄露国家机密罪甚至间谍罪;从伦理上看,他也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应当被所在单位除名。

本文在这里想讨论的问题,还不只是对张昕竹应当给予何种处置,更重要的是,为何国家反垄断委的调查刚开始,就出现了内鬼?只有探究其中之因,才能避免类似事件重演,才能保护国家利益。

我认为,张昕竹这种内鬼的产生,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国家机关选聘专家的制度和流程都存在问题。现在很多国家机关选专家,随意性很大,没有明确的标准,把目光单纯地放在体制内的一些研究机构,他们迷信这些机构的专家,以至于随意性很大。从选聘流程来看,缺乏严谨的程序,比如考察、讨论、公示、决策、监督。很多时候,甚至就是某位领导饭局上的一句话就定了。这种不严谨的选聘,怎么能不出问题?

其次是国家机关对选聘的专家缺乏系统的规范的纪律约束和工作规程。以反垄断委员会的咨询专家为例,没有对这些专家明确规定职责职能,没有专门的文件资料领取传阅和保密制度,没有对他们的社会兼职进行调查的机制。所有这些,让专家们如入无人之境,一遇利诱,就可以毫无约束毫无顾忌地充当内鬼乃至间谍。

第三是当前的社会风气深刻影响到学界,让不少学者唯利是图,缺乏起码的道德荣誉感和职业责任心。在“白猫黑猫论”的指引下,现在社会各界都纷纷加入“抓老鼠”行列,全然忘记了本职所应遵循的道德。中国学术良心的丧失,也是这些专家乐于充当内鬼的动因。

第四是社会缺乏执业禁忌的意识。按照社会分工的理论,每项分工都有对应的职责,同时也有各行业的执业禁忌,但我们所看到的现实却恰恰相反,比如,以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清风为业的警察,很多人却热衷参与开牌馆、搞色情业;以公正司法为己任的法官,很多人乐于给律师介绍案源以获取回扣,这次反垄断委的专家,居然恬不知耻地充当反垄断调查对象的顾问并收取巨额利益,凡此种种,不仅没有被社会唾弃,反而被很多人视为“有能耐”、“路子活”。如此颠倒黑白、不论是非、不顾廉耻的职业“串味”,着实也是内鬼产生的社会根源。

有鉴于此,包括国家反垄断委员会在内,很多决策机关都应当汲取教训,从人员来源、选聘标准、选聘流程、道德评价、监督机制等多方面强化制度建设,减少漏洞,使张昕竹式的内鬼失去生存的土壤。

[作者是中国独立时事评论员,本文原发于作者的微信公号杰人观察,如果您觉得本文有一定价值,敬请在微信“通讯录-订阅号”中搜索杰人观察并关注,您将获得更多有价值的信息或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207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